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夕阳山外山》夕阳山外山什么意思 小攻 夕阳山外山章节列表

更新时间:2019-11-09 04:16:25

《夕阳山外山》夕阳山外山什么意思 小攻 夕阳山外山章节列表 已完结

《夕阳山外山》

来源: 作者:水明石 分类:仙侠 主角:玄心,燕赤霞

水明石新书《夕阳山外山》由水明石所编写的仙侠风格的小说,主角玄心,燕赤霞,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一兩日轉眼即過,一切稱得上風平浪靜。寧采臣被轉運 使強行帶走,再沒來糾纏,卻是小倩和小雨關系越來越好,三天兩頭地往雜工堆里跑。好...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兩日轉眼即過,一切稱得上風平浪靜。寧采臣被轉運\使強行帶走,再沒來糾纏,卻是小倩和小雨關系越來越好,三天兩頭地往雜工堆里跑。好在她身份特殊,大家又見慣了她的活潑,只當是夜名一家子撞了大運\,交上了她這樣的好朋友。

不過雜工的活計還是極重的,鄭伙頭人手少,將每個人都指使得足不沾地,偏小倩一來,不但拉著小雨逗樂,還常常叫走夜名,一來二去,鄭伙頭暗自不樂,便總搶先派夜名去營外做事,購菜,挑柴,送飯去治水弟子的壩上,諸如此類。夜名知他用意,但老不干活,也于心不安。

開頭幾次,還直擔心大叔會犯病,可不知道是不是在破殿里嚇得狠了,物極必反,大叔除了愛一個人發呆外,卻再不提什么除魔衛道了,對小雨也很平和照顧,讓他放下了心頭的一塊大石。

可不是!發瘋時的大叔……實在是夠可怕的!

但不是人人都領教過一這點,尤其是鄭伙頭。當初ye名猜得不錯,鄭伙頭的確是苗人,連性格,也仍帶了幾分苗人的直率方正。自然,這樣的性格,又如何能容得下,有人無所事事地吃白飯?哪怕,是瘋子也不成!

“夜名,老規矩,你去趟外面購些菜果,趁小姐沒來,多幫一把算一把!”這一天,日才三竿,鄭老頭又分配下活計了,夜名應了一聲,將手里的事加緊做完,拍拍灰,向一邊陪著自己的小雨招招手:“小雨,你留在這,看緊點大叔,聽鄭頭兒的話,哥出去買菜。”

小雨乖巧地點點頭,這不是第一次了,只要小倩姐姐沒來,她是不會離開大叔一步的。

但這天實在太忙,鄭伙頭將十來號人全指使遍了仍是不夠,最后,不得不將目光投向了坐在宿地帳篷邊的這一老一少兩個人。

“夜名倒是勤快,可這兩人……明明人手緊,偏有閑人在眼前晃蕩!”鄭伙頭的嘀了一句,無名火氣直冒上來,加上也實在忙急了,抬手便招來了小雨,說道:“小姑娘,你有十來歲了吧?去廚里幫著做點事罷。不重,就是撿撿米里的敗糠,準備淘好了開伙!”

小雨嗯了一聲,想到夜名哥哥說過,要聽鄭伙頭的話的,順從地去了。鄭伙頭的目光,便又落在了金光身上。

聽說是瘋子呢。不過,看這神態,最多傻了一點,衣著也收撿得干凈凈的,從不鬧事。他暗想著,向著灶房方向一指,說道:“我說你,也別干站著了。去廚下幫忙生個火吧,百十號人等著開飯呢!”

金光一愣,那鄭伙頭怕他不認識路,上來拉了他手臂便走——廚下離得不遠,洗的洗,涮的涮,大帳篷里,幾個雜工正忙得不可開交。鄭伙頭按他在一處大灶臺邊坐下,指一指旁邊堆的柴堆,便離開往別處去了。

金光望了望柴禾,再望了望灶臺——生火,是把柴放進去再點著吧。不難。

塞進去,點著,坐回去,閉目養神,想著自己的心事。

哪來這么大煙味?

睜開眼,將柴抽出來踩滅,金光犯起了難。玄心正宗好像沒教過怎么生大灶。野外舉火他倒會,一張火符,燃篝火燒烤獵物,得心應手。但是這灶臺……身為傳鏡長老兼宗主的自己,又怎么會進廚房呢!

再試一次,不成。放一半進去,點著一根在柴堆上,仍燒不著。再試,還是不成……

金光火了,將雜柴一股腦全塞入灶底,看看左右無人,退幾步,摸出一張火符,揚手便拍了進去。

“轟——”本來塞滿柴的爐灶應該生不著火,奈何玄心正宗出品,絕無劣貨,一張貨真價實的火符碰著干柴,硬是高躥起半人高的火苗,連鍋都掀翻了。

金光站得遠,沒燎著頭發,但一帳篷的雜工,都被巨響聲驚得呆了,目瞪口呆地看過來,看著火苗燒著了爐灶,點著了柴禾堆,再往帳篷壁漫延去……

“呆著干什么,救火啊!”

聞聲趕來的鄭伙頭,只駭得魂飛魄散,扯著嗓子大吼一聲,粗淺\法術凝出冰雪,奮力往火頭上砸去。

一堆駐營的弟子被濃煙引來,一聲救火,水、雪、冰頓時此起彼落,熱鬧非凡。等火頭被壓熄下去后,帳篷里所有人,不是成了落湯雞,便被冰霜掛白了須眉,更重要的是——

“廚下啊,完了,今天拿什么去燒煮?柴米油鹽醬醋,全完了!”

臉上冒著油汗,鄭伙頭喘著氣大叫起來。夜名不巧,正在這個時候回來了——

“怎么了?大叔,小雨,你們怎么也在?”

鄭伙頭氣極,扯過夜名就打:“你回來,現在回來,真是時候啊!”打幾下,想起罪魁禍首,又扯住了另一個,“讓你生火,你居然把灶臺柴堆全給燒了,還能干什么事,能干什么!”

夜名問明經過,哭笑不得,擋在金光前求情道:“我叔腦子不清楚,有什么事就吩咐我一聲,可千萬別再讓他來添亂了!”

鄭伙頭不解氣,一迭聲罵著,正亂的時候,小雨拉著小倩過來了。卻是小女孩見金光闖了大禍,害夜名哥哥被打,一急之下,去前營比劃著搬來了救兵。

“老鄭,平白欺負夜名做什么!”

小倩脆亮的聲音響起,鄭伙頭嚇了一跳,忙放開了人,垂手恭立,委屈地道:“小姐,老鄭不敢,可他那個瘋大叔……剛才差點燒了整個灶房!”

早知了原由的,小倩一陣好笑,卻仍板著面孔,按想好的說詞訓道:“明知是瘋子,還要派他干活?鄭伙頭,你是不是忙昏頭了?好了好了,這件事到此為止,回頭我讓楓靈姐給你多添幾個人手使喚,別再拿人家窮開心了!”

跟這小姐沒理可講,鄭伙頭苦頭臉連聲稱是,開始指揮在場眾雜工收拾殘局。但越想越氣不過,他暗里給了自己一巴掌,低聲罵道:“明知是瘋子來著……姓鄭的,你可真是自找麻煩!”

直到這一刻,金光捏在手里的水符才悄然收了起來。還好,沒用上就撲滅了,可為什么會著火呢?

從這一日起,哪怕靈月教里忙翻了天,也再沒有一人,要和鄭伙頭學樣兒,嘗試找那瘋子幫上一把小忙了……

這種結果,金光自然求之不得。雜工宿地,消息來源有限,何況再有一兩日,靈月教便要另赴他處了?照小倩閑聊時泄出的口風,那個地方,竟然是他也曾去過的——當年逆煉玄心奧妙訣出錯,不得不向燕紅葉下跪求治的南郭鎮!

靈月教此行必有目的,只言片語,雖推究不出,卻似與玄心正宗有關。金光表面自不動聲色,但南郭鎮三字,卻早不知在心中默思了多少遍。按小倩提的情形來看,那兒唯一與玄心正宗有關的,就只有一直躲在月老廟里的燕赤霞了……

南郭鎮,燕赤霞,還有那個燕紅葉,如今的海楓靈!

雙手緊握成拳,然后驀然驚覺,他眉頭一皺,不由對自己冷哼一聲。

夜名在外干活,小雨被小倩帶走,這樣獨處的機會,還是極為難得的。是以當務之急,是察看清楚自身的情形,再將這些天來,聽來亂七八糟的情況,仔細想上一想,推敲一番,卻如何能容忍,自己的思緒,會為幾個名字波動得如此之甚!

盤膝坐下,寧神內視,傳鏡長老的法訣,不用依仗法力發動,而發動之后,卻可以牽引玄心靈鏡的運\作。

這本是宗主標識傳承的密要,他當日在識海之中,便擬以此來引動靈鏡,借鏡里蘊藏的道力自裁。如今,自裁暫且不必,卻又被他用來嘗試找回法力了——

的確只是找回,數次內視的結果,他早已發現,自身不算失去法力,卻是不能用,就象當年,逆修玄心奧妙訣出偏后的情形一樣!

嘗試的結果,并不容樂觀。

是可以借靈鏡之力,短暫施出一些強橫的法術,卻治標不治本。他不敢多試,鏡中靈力浪費不得,數日后的南郭鎮,不知會有什么情形出現,必要留下一二可倚藉的后著。

搖了搖頭,他松開傳鏡法訣,有個念頭浮起,卻抓不住,思緒,又飄得遠了。

逆修一事,是這一生最大的轉折了罷?畢生法力,都被逆修力道吸去,沉入了無底的深淵。就算此后,得到了燕紅葉的內息,玄心奧妙訣的修為突飛猛進,可他修煉的玄心奧妙訣,卻仍和原有的玄心正宗心法相沖,以致此前數十年苦修的固有法力,被壓制在絳宮等氣穴之內,從此再不能運\用。

突然一凜,原來是這樣……玄心奧妙訣啊!那時,竟何以沒有想到——

第一道術,玄心奧秘訣是玄心正宗的第一道術!如非煉出時有著偏差,又怎會和玄心正宗的本有法力相沖?燕紅葉……這女子的玄心奧妙訣內息,是性格分裂成白發紅葉時成就的,偏激燥急,本身便是走火入魔的產物!

那內息偏是他突飛猛進的起點,那一份偏激燥急,又正好與他當年的不甘委屈心境互為因果,終于在他全無所覺時,令他一步一步走火入魔,成全了天魔沖七煞之日,那個瘋狂得不可理喻的天大笑話……

幸,還是不幸?

那時他是真瘋了的,竟不去抗拒天魔星魔氣的襲體。可他卻也沒有成魔,只因玄心奧秘訣的內息,與魔氣在體內相沖相克的結果,竟然是——

中、和!

所以用不了玄心奧秘訣,修煉來的玄心奧秘訣內息,自那一刻起,便涓滴不剩,與魔氣中和了去。只是可笑的是,長街上面對著魔物的瘋子,只記得玄心奧妙訣了,不能使用這道術的結果,便是進一步地走向顛狂……

此后的瘋癲歲月里,他胡亂修煉著任何想到的法門。順煉的玄心奧妙訣,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