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侠倾天下》医女倾天下 同人 侠倾天下同人

更新时间:2020-01-18 04:04:55

《侠倾天下》医女倾天下 同人 侠倾天下同人 连载中

《侠倾天下》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在雪边 分类:短篇 主角:闵恩柔,佟勉

在雪边新书《侠倾天下》由在雪边所编写的短篇风格的小说,主角闵恩柔,佟勉,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佟勉心中暗想:“这个李晨山对闵恩柔一往情深,痴心一片,是把我当情敌了,都恨不能把眼神当成刀子捅死我。我何必留在这里招人怨恨,自找...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佟勉心中暗想:“这个李晨山对闵恩柔一往情深,痴心一片,是把我当情敌了,都恨不能把眼神当成刀子捅死我。我何必留在这里招人怨恨,自找麻烦。今天夜里我就去找闵义问个明白,他如果是我要找的人,我把信交给他,明天就离开,去追查我家的血案。如果不是,我也不再停留,另外找家客栈住下,再在这绍兴城里慢慢寻访。”主意已定,眼下却还要不得不继续忍受李晨山刀子一样的眼神。

这时一直默默吃饭的老魏突然说道:“老爷,小姐,老奴吃完了,先下去了。”闵义应了一声,老魏低着头站起来转身走出去。

水珊这时才注意到这老者脸上的刀疤,捂住嘴倒抽了一口冷气。

闵义待老者走出很远后说道:“老魏年轻的时候,脾气不大好,有次跟人打架,被人从脸上砍了一刀,所以样子看起来有些吓人。”

水珊听说到被人拿刀砍,吓得捂住了脸。问道:“他为什么跟人打架?砍他的坏人真可恨!”

闵义笑了一下说:“小姑娘,有些架是不想打也得打的,砍人的人也未必都是坏人,那些逼得人去砍人的才最可恨。”

水珊不解道:“老伯,那又是什么人逼得他们打架,逼得他们砍人呢?”闵恩柔抬起头神色怪异的看向爹爹。佟勉见他父女俩神色有变,也好奇得放下酒杯等着听闵义的解释。

闵义却停住话头不再往下说,拿起筷子劝道:“吃菜,吃菜,菜都凉了。”

李晨山却冷冷地接道:“什么人?自然是侵略我大宋疆土,残杀我无辜百姓的金国鞑子。”闵义听他开口先是一惊,动作稍滞,继而又像松了口气,继续夹菜。

佟勉心下明白,显然李晨山说的和闵义说的并不是同一件事。

水珊却有些不解了,问道:“你说什么鞑子?鞑子是什么?”

闵恩柔接口道:“金国鞑子,就是女真人。”

水珊还是不明白:“鞑子?是很坏很坏的意思吗?”

闵恩柔摇头道:“是,也不是。鞑子是说他们野蛮粗鲁。妹妹你自小在沿海南方长大,大概不了解北方发生的事情。他们羡慕我大宋土地阜盛,如今时时想要攻打我们,好夺取我们的东西。”

水珊不能理解,茫然道:“我很小就随姑姑住在岛上了,姑姑从没给我讲过这些。是女真人命人砍了老魏伯伯的脸吗?他们怎么这么恶毒,他们的心简直比豺狼还黑!”

闵恩柔突然容色悲愤,大声说道:“有些人,虽然是汉人,却比女真人更坏上千倍万倍!”

佟勉心中沉思:“大约闵家像我一样,也身负血海深仇,仇家正是汉人。而我,却连仇家是男是女,是不是汉人都不知道。”不免哀叹。

闵义插口道:“水珊姑娘,无论大宋还是女真,或是西夏、辽国、吐蕃、大理,都有好人和恶人之分。女真也有无辜的善良百姓,我大宋也有Jian恶歹毒的官员。”

水珊点点头,笑说:“是了,我舅舅就是恶人,我家公子和佟老伯还有我师父就是好人。”水珊说完,看了一眼闵恩柔,又笑道:“还有闵姐姐也是好人。伯伯和李大哥也是好人。”

水珊忽然转向佟勉说道:“公子,方才在楼上我和闵姐姐说好了要结拜姐妹,你说好不好?以后我就有姐姐了。”佟勉笑说:“很好,从此又多个姐姐来管教你,哪能不好。”水珊咯咯娇笑,歪着头,“姐姐才不会管教我,姐姐只会疼我爱我。”又眨着大眼睛担心地望着闵恩柔,“姐姐,你不会反悔吧?”闵恩柔端起两只酒杯笑说:“你若不放心,现在我们就喝过“结义酒”,我就是想反悔也不成了。”水珊听完,喜滋滋的一把夺过酒杯,正待要喝,忽又迟疑面露难色,“姐姐,我不会喝酒,怎么办?”

闵义笑道:“那就以茶代酒,也是一样的。”

水珊见闵恩柔要去取茶杯,急得仰天一口把酒灌了下去。顿时呛辣得咳嗽不已,眼泪直流。闵义看得哈哈大笑,大声说道:“我这个义女,看不出竟是个女中豪杰!”

闵恩柔忍俊不禁,忙掏出帕子给她擦拭,边笑边嗔怪道:“妹妹,你急什么,怎么连倒茶的功夫也等不了了。”水珊吐着舌头,憨憨得说道:“结义酒就该喝酒,若换成茶,姐姐将来反悔了怎么办。水珊在这世上一个父母亲人都没有。”闵恩柔握了握她的手,心疼不已,伸指头在她脑袋上戳了一下,勉强笑道:“傻妹妹,有你这样的好妹妹,我求还来不及,又怎么会反悔呢?”说着端起酒杯,对天说道:“我闵恩柔,今日与我的水珊妹妹义结金兰,我愿此后同甘共苦,永不背弃,待她如同自己的亲妹妹一般,如违此誓,天诛地灭!”说罢,昂首一饮而下。姿态一改柔弱竟是颇为潇洒豪气。水珊也照她的话起誓说道:“我水珊,今日与闵姐姐义结金兰,我也愿意以后同甘共苦,有好吃的好玩的我必先想着姐姐,永远不背弃姐姐,如违此誓,叫我永远孤孤单单一个人,吃尽苦头!”水珊说完拍着手笑道:“这样就是死约定了,你现在就是我的亲姐姐了!”闵恩柔拉着她手亲热说道:“现在好了,你不光有了姐姐,还白饶了个爹爹出来。还不去向爹爹讨赏去,你这杯酒喝得也可算值了。”闵义捋着胡须大笑不已,水珊已经在叩首拜见义父。

李晨山见闵恩柔不再冷着脸,连忙举杯凑趣儿道:“值,真值!是吧,柔妹!”闵恩柔看都不看他,眼睛直愣愣得盯着还兀自清闲自斟自饮的佟勉,柔声问道:“佟大哥,你不高兴我做水珊的姐姐?”佟勉一愣,放下杯子,淡淡一笑,说道:“没有,怎么会?有你这个姐姐来照顾她,以后我也能更省心一些。”闵恩柔低头莞尔,含羞小声说道:“以后我也会像照顾水珊一样照顾佟大哥你的。”佟勉愕然,杯中的酒差点呛出来。连忙抬头环顾周围有没有人注意。闵恩柔自羞红了脸不敢抬头,两手用力摆弄着帕子。水珊倚在闵义怀里撒娇,闵义爱抚着她的头。

李晨山!李晨山的两只眼睛此刻瞪得仿佛能喷出火来!佟勉不敢与他对视,赶紧低头佯装倒酒。可是偏偏酒坛已经空了,整个扣过来也只倒出了两滴。闵恩柔忙起身替他拿过来另一坛,佟勉不得已低头接过,假装咳嗽了一声。周身外已是杀气森森,佟勉打了一激灵,不敢抬头。

佟勉心中万难,这可如何是好。莫名奇妙被当做情敌,都已经恨不能把他抽筋剥骨了。该如何抽身才好。

其实佟勉怎么会看不懂闵恩柔的情义,可是这也太莫名奇妙了。“我大仇未报,甚至连仇家是谁,仇家有几个都不知道。哪有心思谈什么儿女私情?”佟勉暗暗思忖,“结拜倒真是个好法子,如果我也和闵姑娘义结金兰,她就是我妹妹了,自然就能了断她的心意。可是我若说出口,闵姑娘势必又会伤心,还损了她颜面,没得又让她恨我。看来只好再作打算了。”

想毕,决意不再理会李晨山的眼神,吃喝自如。绍兴好水出美酒,果然名不虚传。佟勉这回是打定主意要喝个痛快了。

寂寂长夜,灯影幢幢,几人吃喝笑闹一堂。佟勉和闵义把酒对饮,好不畅快,两个女孩子嘁嘁喳喳更是有说不完的话题。

老魏早已回去休息,李晨山却还是在一旁孤单坐着,只吃菜,不喝酒。眼睛痴愣愣得盯着闵恩柔,仿佛屋里就只有闵恩柔一个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