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提笔有灵》提笔有神 LOLI 提笔有灵在线阅读

更新时间:2020-02-08 08:09:06

《提笔有灵》提笔有神 LOLI 提笔有灵在线阅读 连载中

《提笔有灵》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刺杀小排骨 分类:短篇 主角:余言,支笔

《提笔有灵》作者:刺杀小排骨,短篇类型小说,主角:余言,支笔,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所以,我能请问一下,现在是什么状况吗?”坐在余言床上的男人微微侧头,摆出一副有点可爱的样子,问道。 大概是和室友说过了几句话,...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所以,我能请问一下,现在是什么状况吗?”坐在余言床上的男人微微侧头,摆出一副有点可爱的样子,问道。

大概是和室友说过了几句话,余言的情绪明显没有之前那么紧张害怕了。

毕竟见个鬼嘛,这种事情大家应该都经历过……个毛线啊!

“这问题应该是我问你吧!”余言压低了声音,努力不要被外面的人听到。

她的担心不是没理由的,因为此刻妮可正把耳朵贴在门上听里面的动静,距离她正式离开,还有两分钟。

“你是谁,从哪冒出来的?”余言从地上站起来,虽然仍旧贴着墙角,但是正在努力让自己的腿不抖。

“没关系,小时不是也见过吗,这种东西……不不,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根本不能作为参考好吗,而且那时候看到的也只是小动物吧。”余言碎碎念的自我安慰起来。

“嗯?你以前见过……我这样的?”男子指了指自己,然后从床上站了起来,很正常的走到了余言面前,伸出手指戳了戳她的肩膀——手指不出所料的从余言的身体上穿过去了。

“喂,什么感觉?”男人问。

对方靠的这么近,让余言身体再次僵硬起来,讷讷的回答:“就……像冷水,湿毛巾……戳到身上。”

“啊,我还以为会是冰块那种的温度呢。”男人似乎很失望。

余言突然觉得这个鬼,脑子可能不太正常。一般人知道自己死了变成鬼,会是这种反应吗?

突然间,她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也可能是脑子没有运转的情况下,吐出了暴言:“你这个鬼,是不是死的时候撞坏脑袋?”

“啊?”这个男鬼也愣了一下。

“一般人,呃……或者一般鬼。”余言胡乱的挥挥手,“哎呀,随便了。就是,正常的话,发现自己从人变成鬼,会反应这么平淡的吗?”

“哦哦。”男鬼点点头,然后转过身去,“啊!”的大叫了一声。

“我发生了什么!我居然死了吗,我为什么变成鬼了?我这么年轻有为,老天爷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男鬼像是第一次上舞台的业余演员一样夸张的表演了一番,然后扭头看余言。

“这种表现,这位小姐,您满意吗?”

余言无语的直翻白眼,这个鬼脑子果然有问题。

“说说吧,你叫什么,怎么死的,为什么变鬼了,有什么生前愿望。”余言绕过他,走到自己床前,一屁股坐下去,翘起了二郎腿,一副女审判官的态度。“书里都这么说的,你要有什么愿望未了,我能帮你呢,就帮帮你。然后你赶紧投胎去,咱们大路朝天各走一边。OK不OK?”

“书?什么书?”男鬼一脸懵逼,然后恍然大悟状,一个抱拳,说:“在下眼拙,没想到女侠还懂阴阳之事,失敬失敬。”

“我可不懂。”余言扯过床头正在充电的手机,拨弄了几下,对着男鬼晃了晃。“《我和师父捉鬼的日子》云读网灵异排行第一的小说,里面你这样的,多的是。”

于是,房间里瞬间安静,一个女人,一个男鬼,互相用“关爱智障”的眼神看着对方。

终于还是余言先憋不住,把手机往床上一丢,站起来开始绕着这个杵在她房间里的男鬼转圈。

虽然男鬼比余言高出一头,但是被人用审视的目光这样一圈一圈的打量,别说是做鬼,估计做人的时候也很难有这样的体验。

“你、你想干嘛?”男鬼说,“你再这样,我可扑你身上了啊。”

“你扑啊,不就是凉一下,跟洗凉水澡没差,还怕你不……”说到这里,余言定住了脚步,视线从上到下打量起男鬼。

男鬼也发现了她的不对,余言的视线太过露骨,仿佛他没有穿衣服一样。

衣服?

男鬼也觉察出不对了,看看自己,又看看余言。

男鬼,明显的夏天装扮。余言,因为刚回到住处就摆弄钢笔,只脱掉了外衣,身上穿着高领的毛衣,牛仔的长裤,脚上是小兔子型的毛绒拖鞋。

“这位姑娘……请问,现在几月?”男鬼声音有点涩。

“十一月啊,十一月十八日。”余言抬起手,想拍拍对方的肩,最后还是打住,收回去,背在了身后,“老兄,你这……起码半年啊。”

“……”

“还记得自己的名字吗?”余言问他。

“我叫……”男鬼刚说了两个字,突然顿住。

“想不起名字?”

男鬼皱眉,一副苦思冥想状。

“喂,想不起来就不要想了。”余言说着,咕哝了一句,“难得的帅脸,皱成包子了,浪费。”

“我……真的想不起来。”男鬼这样说,“也……实在想不起自己怎么死掉的了。”

余言用有点同情的看着这个感觉和她自己差不多年纪的男鬼。

“那你跟着我也没用啊兄弟?”余言说,“你呢,从什么地方跟上我的,你就回什么地方去。说不准你就能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了,好吧?”

“钢笔!”男鬼目光投到余言桌上,还没有合起来的钢笔,突然说道。

“哎?”余言也扭过头去,看着桌上那支酒红色的Gft-199,鱼型的笔身,在台灯的光线照射下,反射出妖异的光润色泽。

“啊,糟糕,居然没有合上笔帽。”余言三步并作两步赶到书桌前,拿起笔帽,旋盖上了钢笔。“好险,屋里还有暖气呢,放久了墨水干了可不好清理。”

“这个钢笔,你说怎么了……吗?”转过身,举着钢笔正要问男鬼话的余言愣住了,房间除了余言自己,再无其他人存在。

“不会吧……”余言看着手里今天下午才拿到的钢笔,嘴角僵硬的扯了扯。

余言闭着眼,慢慢的再旋转开笔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小心的把眼睛张开一道缝,扫视了一下房内。

还是什么异常也没有。

“难道不是这样的方式?”

余言前后转动着自己手里的钢笔,看看笔身又看看笔帽。

“啊!笔身上居然有划痕,下午都没有发现,一定是办公室的光线不够亮。”

余言刚刚发现这笔身上有几道擦刮的痕迹,虽然知道二手产品,这种情况难免,而且这个划痕细微到,不在台灯这种近距离光线下很难发现。但是瑕疵这种东西就是这样,一旦被发现,就会格外介意。

“真是的,这个笔不会真的还有其他问题吧。”

余言说着,又在拍纸本上画了几条曲线来试笔。

“不要随便就盖上笔盖啊。”男人的声音又冒出来了。

“哇!”余言吓的把手里的笔和笔帽都丢在了桌上。

虽然如此,但是惊吓的反应比第一已经轻多了。

“不要突然出现吓人啊。”余言眼睛湿漉漉的,却一脸凶相的瞪着眼前再度出现的家伙。

“抱歉抱歉。”男子双手做投降状,在余言的逼视下后退了半步。

“那个……”男子尽量的放轻声音说,“我觉得,我可能是附在这个笔上,所以……才到你家里来的。”

“嗯?”

余言这才反应过来,似乎确实如此。男人两次出现的时候,都是自己正在拿这支笔写写画画的时候。

“不写写画画的话,你出不来吗?”余言这样问。

男鬼不太确定:“现在看起来……好像是?”

余言露出一个非常人畜无害的笑容,反手抓起桌上的笔和笔帽,合起,旋紧。

男鬼瞬间又消失了。

“哦——”余言感叹了一声。

旋开笔盖,又在纸上一划。

“我说你在……”

笔盖旋紧。

打开,再一划。

“你这是在做什……”

再次合上笔盖,旋紧。

打开,又划一道。

“够了,别闹了!”

男鬼终于赶在余言再次合上笔盖之前,一巴掌按在了她额头上,打断了她的动作。

“哇,好凉!”余言惊呼。

“你玩儿呢?”男鬼有点生气。

“没,就是确认一下。”余言合上了笔盖,但是没有旋紧,放在了桌上。

男鬼一个阻拦不及,手穿过了余言的身体。

“大冬天的,别这样!”余言跳开了一步,“放心,刚才我试过了,只是这样扣上,不旋紧的话你是不会被迫消失的。”

男鬼这才知道,余言刚刚真的是在做试验。

“知道这个有什么用?”男鬼不解。

“第一,只是打开笔盖不进行书写的话,你是不会跑出来的,对吧?”余言竖起一根手指。

男鬼想了想,点头。

余言又竖起第二根手指:“第二,今天中午的时候,笔到了我手里。因为里里外外擦拭了一遍,我打开看过了,墨囊里来的时候就非常干净。这支笔笔身有划痕,而且金属件部分也有蚀损的使用痕迹。G.W为了防止盗版,可拆解的墨囊都是固定型号固定匹配的,即使同是Gft系列,编号不同的笔,墨囊不能互相交叉使用。所以,基本确定这支墨囊是原装的。”

“这能说明什么?”

余言放下手,用孺子不可教也的眼神看着这个鬼,说:“你的穿着是夏季,现在是冬季。如果不书写你就不会出现,和你到了我这里的反应来看。这支笔起码半年没有被书写过。如果这支笔是你本人过去的……姑且我称作‘遗物’吧,被家人拿来贩卖不是非常不合理?如果不是的话,卖家又是从哪里得到这个笔的呢?得到之后,为什么至少半年,都不使用但是洗的干干净净呢?”

“你的意思是……?”男鬼试探的问。

“笔夹上的花体字L,应该是这个笔原主人名字里某个字的缩写吧,这样你也想不起自己的名字吗?”余言又问了一句。

男鬼又皱眉思索了一阵,还是摇头:“……不好意思,我实在是……”

“那,直接问卖家吧。”余言走到床边,去拿之前丢在那里的手机。

“欸?”男鬼一愣。

“啊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