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一不小心就成了宗主》一不小心成了国民老婆 MB 一不小心就成了宗主小顶

更新时间:2020-08-06 00:06:36

《一不小心就成了宗主》一不小心成了国民老婆 MB 一不小心就成了宗主小顶 已完结

《一不小心就成了宗主》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枯藤老昏鸦 分类:玄幻 主角:韩东升,魏桓

《一不小心就成了宗主》为枯藤老昏鸦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千钧一发之际,李惊鸿还是启动了护山大阵。 当初陈太白说过,等他飞升以后,肯定会有许多藏在暗处的势力前来争夺镇龙山的灵脉。 李惊鸿...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千钧一发之际,李惊鸿还是启动了护山大阵。

当初陈太白说过,等他飞升以后,肯定会有许多藏在暗处的势力前来争夺镇龙山的灵脉。

李惊鸿本想将这个杀手锏留到最后,等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再用。

可他实在不忍心看到大白葬身蟒腹,于是提前动用了护山大阵。

说实话,这还是李惊鸿第一次见到护山大阵的样子。

并没有想象中的声势浩大。

只有一道虚无缥缈的剑光。

不过却是一剑破万法,就连金丹境的大妖也难逃一死,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

李惊鸿见巨蟒的身躯倒地,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只是他的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为了催动护山大阵,几乎耗光了身上所有的灵气,此时就像虚脱了一般,摇摇欲坠。

————

镇龙山附近的山坳中,元婴境修士孙焱捻须而笑。

只见他望着镇龙山的方向,喃喃自语道:“总算用了杀手锏,现在看你还怎么蹦跶。”

孙焱在镇龙山附近蛰伏数十年,虽然从没上过山,但是他却对镇龙山上的事情了如指掌。

十几年前,他去镇龙山附近的山上砍柴,亲眼看见陈太白从外面带着一名六岁少年上山。

如今那名少年不过十八九岁,就算修行资质再好,也只是下四境的蝼蚁而已。

下四境的修士想要催动镇龙山如此庞大的剑阵,一次就已经是极限,想要再次催动大阵,除非先修养个十天半个月才行。

只是孙焱怎么可能会给他喘息的机会?

韩东升见自己刚认的这位师父,看着镇龙山那边喃喃自语,有些不明所以。

他联想到刚才镇龙山那边传来的动静,沉吟片刻,小心翼翼地问道:“师父,镇龙山那边是不是有了变故?”

孙焱不像魏桓那样藏藏掖掖,开口说道:“方才两头妖兽祭出了金丹想要搏命,那头搬山巨猿比巨蟒低了几重小境界,本该落个尸骨无存的下场,却被人用护山大阵救了一命。”

韩东升睁大眼睛,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

“您是说,那头巨蟒……已经死了?”

虽然韩东升刚破境成了筑基境的修士,可终究还是因为境界不够高,无法像师父一样‘看’的那么远。

只是他怎么都想不到,那条数十丈长,宛如一条墨蛟的巨蟒会如此轻易死掉。

而且师……魏桓说过,巨蟒的修为境界最少在金丹境,什么样的护山大阵竟然如此霸道,连金丹境的大妖都能轻易斩杀?

要知道,他们极乐宗的护宗大阵,也不过只能防御洞府境修士的进攻而已。

金丹境和洞府境,防御和斩杀,两者差了十万八千里。

孙焱说道:“镇龙山的护山大阵,可是由飞升境的大剑仙亲手打造而成,相当于一件仙品法宝,那头巨蟒死的不冤。”

接着,他冷笑一声,又说道:“真以为炼化了一缕真龙气息,就能将飞升台视为囊中之物了,哼,不自量力。”

虽然孙焱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未尝不对巨蟒有些感激。

如果不是巨蟒逼得那位年纪轻轻的宗主动用护山大阵,恐怕最后被大阵斩杀的就不是巨蟒,而是自己了啊。

“既然镇龙山上已经没有我忌惮的东西了,那就应该早点把飞升台收入囊中,不然放在屠神宗的大殿里,只会暴殄天物。”

一个下四境的蝼蚁,也配用飞升台修炼?我呸!

韩东升望了望旁边魏桓的尸首,犹豫片刻,说道:“师父,魏桓虽然死有余辜,却对我有养育之恩,所以我想……”

孙焱挥手打断他的话,说道:“动作麻利点儿,别耽误太久。”

于是,韩东升心念一起,腰间佩剑自行从剑鞘中飞出。

韩东升四下里望了望,找到一处风水还算不错的地方,催动飞剑,片刻功夫就弄出一个大坑。

孙焱面朝镇龙山的方向,开始闭目养神。

不过他在心中却暗自赞叹了一声,好一个先天剑胚。

就算他是元婴境的修士,想要如此灵活的控制飞剑,也必须得耗费大量的心神才行。

可对于先天剑胚来说,却是一件随心所欲的小事。

大道修行,人人皆有机缘。

韩东升将魏桓的尸首小心翼翼放入坑中,然后开始填土掩埋。

半柱香的功夫过后,山坳里就多出一个坟头,坟头上插了一块木牌,上面刻了六个字:先师魏恒之墓。

对于能不能使用‘先师’两个字,韩东升征询过孙焱的意见。

后者并不在乎。

一切处理妥当之后,韩东升想起自己被魏桓带往山上修行的日子,悲从中来,鼻尖一酸,跪在坟前大哭不已。

良久之后,韩东升止住哭声,用衣袖擦干眼泪,背对新任师父孙焱,嘴角微微上扬。

原来,在他手中多了一块小巧令牌。

只见这枚令牌由上等精金打造,上面篆刻着晦涩符文,一看就不是凡物。

别人虽然不知道令牌的来历,可韩东升却对令牌了如指掌。

因为这正是极乐宗代代相传的宗门令牌。

所以韩东升掩埋魏桓的尸首,表面上是念恩想给他留具全尸,实际上却是为了拿到这枚宗主令牌。

只要有了令牌,以后若是有机会回到极乐宗,韩东升随便编一段谎话,比如自己和师父下山游历时遇到强敌,危难之中,师父将宗主之位传给自己,他老人家却与敌人同归于尽之类的,说不定就能接管整个极乐宗,成为下一任宗主。

想起小师妹那妙曼多姿的身材,还有她那张精致漂亮的脸蛋,韩东升的嘴角便又上扬了几分。

就算是一块璞玉,跟魏桓这种大奸大恶的人相处久了,心性也会潜移默化中受到影响。

正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说的就是韩东升这种人。

孙焱对此洞若观火,只是并未放在心上。

因为他这位嫡传弟子的心性越坏,戾气越大,反而越跟自己大道亲近。

之前他说过,韩东升或许会成为自己突破元婴境的契机,并不是一句玩笑话。

元婴之后就是地仙,想要跻身地仙境,就必须要斩断自身心魔,达到身心皆为玉璞的无垢状态,方有破境的机会。

所以他将韩东升收为自己唯一的嫡传弟子,本意是想通过观摩韩东升的心境变化,来砥砺和弥补自己的心境。

只要不影响自己的大道根本,无论韩东升做什么,想什么,他都不会去刻意插手。

孙焱望着镇龙山的方向,突然说道:“时候不早了,动身吧。”

韩东升还未有所反应,只觉得身形一晃,瞬间便来到了镇龙山的山脚处。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