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江湖岁月印吴钩》剑啸江湖吴钩 主角是少侠,老和尚的小说 江湖岁月印吴钩圣水

更新时间:2020-08-09 00:07:34

《江湖岁月印吴钩》剑啸江湖吴钩 主角是少侠,老和尚的小说 江湖岁月印吴钩圣水 已完结

《江湖岁月印吴钩》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满乡之鹰 分类:武侠 主角:少侠,老和尚

《江湖岁月印吴钩》由网络作家满乡之鹰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少侠,老和尚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冯天伦死活不放史一氓离开,史一氓盛情难却,不得不在葫芦谷又住了几日。 这一日,史一氓坚决要走,冯天伦见史一氓...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冯天伦死活不放史一氓离开,史一氓盛情难却,不得不在葫芦谷又住了几日。

这一日,史一氓坚决要走,冯天伦见史一氓去意已决,实在挽留不住,只好给史一氓备下了一百两银子,用布包了塞进史一氓的包袱里。

史一氓有心拒绝,但知道苗家人重情重义,慷慨豪侠,当下也没拒绝,冯天伦直送出葫芦谷,两人才洒泪而别。

在葫芦谷耽搁了数日,史一氓心急如焚,与祁心怡两人快马加鞭,一路疾行,不觉已是日落西山,前面一道山岭拦住去路,山岭足有数百尺高,官道呈蛇形通向岭顶,四周树大林密,浓荫森森,残阳从岭顶树林的空隙穿过来,象一把把血红利剑。

祁心怡心头陡生惧意,勒住马缰,扭头冲史一氓说到:“前面山高林密,恐有凶险,天色已晚,不如先找地方歇息,明日一早再过山岭,跑了一天了,马也累了。”

史一氓犹豫片刻,道:“我也正有此意,只是没有可借宿人家,或许岭那边有人家可打尖,还是先上岭再说。”

祁心怡四下里看了看,见确实无处打尖,只好点了点头,两人双腿用力一磕马肚,两匹马飞奔上岭。

来至岭顶,史一氓勒缰向岭下观望,只见岭下数十座馒头一样的山峰杂乱无章,直排出数里之外,官道顺着山脚蜿蜒西去,从很远处穿出,四周依旧是绵绵青山,茂密森林,哪有人家。

史一氓心头焦急,勒马在岭上盘旋,一时进退两难,此时,风啸山林,夜幕低垂,一朵浓云悄然升起,将夜空遮得星月皆无,四周一片凄黑,眼见就要下大雨,两人虽相距不过数尺,却已是身影难辨。

忽听祁心怡惊叫一声,史一氓心头一惊,以为出了什么意外,急问到:“发生了什么事?”

黑暗中,祁心怡的声音充满了惊喜,“快看,那边有灯光。”

史一氓摇亮火熠,顺着祁心怡的手指望去,远远只见一处灯光,虽灯火如豆,忽明忽暗,但在暗夜中却格外分明,模糊可见一条仅容一人通过的小路顺岭顶蜿蜒向南,直通灯火之处。

史一氓一抬丝缰,手举火熠,大声说到:“走,过去看看。”两人一先一后顺着羊肠小路直奔灯火而去。

渐行渐近,灯火也渐明渐亮,两人不由心头暗喜,此时,忽然一道闪电,紧接着“轰隆”一声巨雷爆响,山风骤紧,显是暴雨将临,两人扬鞭摧马,不一时,来到了灯火明亮之处。

只见一座不大的寺院,山门紧闭,院内除了一座大殿和几座偏殿外,再无其它建筑,大殿里点着数根手腕粗的蜡烛,照得大殿内灯火通明,两侧偏殿中只有西侧一间房内窗户上透出微弱的烛光,显是有人住在里面。

突然,又是一道闪电,紧接着一串滚雷“轰隆隆”滚过头顶,暴雨初淋,裹着山风,如泼似扬,飘飘洒洒。

史一氓和祁心怡急忙跳下马背,紧走几步来到山门前,借着门楼避雨,史一氓猛叩门环,无奈天上雷声滚滚,门环叩击之声几不可闻,院内自然许久无人开门。

史一氓顶着雨将马拴在寺庙门口的石狮子上,拉着祁心怡一起挤在寺庙门楼下暂避风雨,祁心怡柔软的身体初时紧紧靠在史一氓的身上,片刻之后,突然羞涩地将身体移动开,与史一氓保持了一拳的距离,史一氓意识到两人过于亲密,当下脸上一红,待雷声暂歇,史一氓用力敲击门环,这时,只听院内“吱呀”一声门开,一个苍老却中气十足的声音问到:“是有人敲门吗?”

史一氓气聚丹田,扬声说到:“我们路过此地,赶逢大雨,想在贵寺借宿一夜,请师父开门可否?”

院内响起“踢踢踏踏”的脚步声,很快寺庙门打开,一个白须白眉,身材瘦小的老和尚站在门前,皱眉眯眼看了看史一氓和祁心怡,身体向旁边一侧,道:“这种天气还赶路,快进来暖和暖和。”

史一氓拉着祁心怡的手走进院内,老和尚把二人领到东侧的一间客房,随手点亮了油灯,说到:“小庙条件简陋,施主就将就一宵吧。”说罢,也没再看史一氓和祁心怡,转身回了西厢房,“呯”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祁心怡吐了吐舌头,低声说到:“这老和尚不是一般人,你看他走路内八字,眼神明亮有神,走路不颤不抖,听爷爷说过,这样的人一般都是内家子。”

史一氓问:“什么叫内家子?”

祁心怡道:“就是内功好的人,咱们可得加小心了。”

史一氓道:“我倒没看出有什么不妥。”

祁心怡笑道:“眼前就有一不妥之处,你我孤男寡女,就同处一室?”

史一氓顿时为自己的粗心感到羞愧和自责,脸“腾”的一下红到了脖根,满怀歉意地说到:“对不住啦,我真是又蠢又笨,你在这屋睡,我去和老和尚聊聊,如果行的话,我在他那借宿,你可把门窗锁好了。”不等祁心怡说话,史一氓已经走出了东厢房,向西厢房走去。

祁心怡懊恼地一跺脚,后悔自己多嘴,见史一氓走出屋门,有心喊回史一氓,却一时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于是,一脸懊丧地站在屋地,她不得不承认,自己是很希望与史一氓同处一室,却又磨不开面子。

史一氓却没有那么多心机,他径直来到老和尚的门前,史一氓想举手敲门,却几次犹豫不决,只听屋内老和尚说到:“我等施主久矣,施主想进就进来,不必敲门。”

史一氓急忙说到:“那就打扰啦。”说罢推门进屋,只见屋内极其简陋,除了一张床,一张桌,一盏油灯和几卷经书外,别无他物。

老和尚正盘膝坐在床上默念经书,见史一氓进来,放下经书说到:“施主是想到我这来借宿?”

史一氓急忙双手合什,俯首说到:“大师高鉴,孤男寡女,实是不妥,如若方便,请大师收留一夜。”

老和尚微微一笑,道:“出家人四大皆空,女色财气早已视若无物,恕老朽昏愦,没有想到这一层意思,不过,小庙实在只有一间客房,如若不嫌弃,那就在此将就一夜吧。”

史一氓见老和尚说话慢条斯理,颇有城府,心下也不怀疑,又见老和尚似乎很是健谈,索性和老和尚闲聊起来。

“大师,敢问您的法号?”

“老朽法号玄空,少林玄字辈弟子。”

“少林高僧德高望重,敢问大师今年高寿了?”

“八十七岁啦,老矣,身体不行了。”

“您的身体硬朗着呢,怎么这里就您一个人呢?”

“小庙偏僻,香火不旺,都转往别处啦。”

“大师怎么不去往别处呢?”

“老朽十几岁出家,原在福建少林室作扫地僧,后转到此处作方丈,想来有四十多年了,敢问施主去往哪里?”

“往云南探亲,没想到路遇暴雨,只好打扰大师清修。”史一氓不想明说,只好编个理由,但面对年寿高僧,史一氓的神色颇显不自然。

玄空大师微微一笑,显然听出史一氓说的话不真,但也没有点破,道:“施主不必客气,招待不周,请多见谅,此去昆明仅有两天路程,不知施主愿不愿意在小庙多盘桓几日?”

史一氓见玄空似乎有事相托,侠义之心顿起,道:“如大师有何吩咐,晚辈自当效劳。”

玄空“嘿嘿”一笑,道:“也没有什么事,只是老朽自感时日无多,有些事情难以放下,想麻烦施主。”

史一氓道:“请大师明示,必尽力所为。”

玄空看了一眼史一氓,略作思索后说到:“近十几年来,施主是第一个踏进小庙的人,十年前我曾经立过誓,十年内第一个走进小庙的人,就是我所托之人,今日与施主有缘,却只怕有缘无份。”

史一氓道:“大师尽管明言,晚辈必赴汤蹈火。”

玄空笑道:“没有那么严重,如果我请施主在小庙停留一个月,不知道愿意否?”

史一氓顿时颇为踌躇,在葫芦谷已经耽搁数日,再在此地耽搁一个月,只怕吴三桂已不在昆明,但拒绝玄空大师的美意却又难张其口,一时左右为难。

玄空微微一笑,看着史一氓又道:“其实,施主去昆明实非探亲,而是图一个人,时间紧迫,老朽自然明白,如施主十分为难,也用不上一个月,凭施主的资质,十天时间足够了,不知道可允否?”

史一氓少年侠义,见玄空话语恳切,再不好意思拒绝,当即点头说到:“我答应您,只是不知道是何差遣?”

玄空大师道:“施主答应了是吗?君子一言。”

史一氓侠义之心更盛,爽快说到:“不论大师所托何事,晚辈无不应承。”

玄空面露喜色,道:“其实,老朽是见过少侠的,在葫芦谷,你解了苗家人的一场内斗,挽救了无数的苗家人的性命,这是行大善事,足见少侠厚道,必有厚报,我一直在盼着少侠能来到我这小庙盘桓,也是佛祖显灵,让施主与老朽有此一会。”

史一氓诧异地问到:“大师那天也在葫芦谷?”

玄空点头道:“老朽不才,偶然得知吴三桂挑拨苗家人内斗,他欲借机吞并苗疆,老朽在此出家,奉苗家香火,自然不忍眼睁睁看着苗家人自相残杀,那天本是想前去化解纷争的,没想到少侠英雄侠义,令老朽折服,无日无夜不盼着少侠来此相会。”

史一氓道:“大师悲天悯人,但有吩咐,晚辈无有不遵。”

玄空双手一拍,叫了一声“好”,眉开眼笑说到:“少侠爽快,宅心仁厚,与我同道,看来冥冥之中,自有天数,请随我来。”说罢,玄空

《江湖岁月印吴钩》 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