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将门嫡女:绝色狂妃惹不起》腹黑帝尊盛宠嫡女狂妃 女王受 将门嫡女:绝色狂妃惹不起㚻

更新时间:2019-08-26 22:42:54

《将门嫡女:绝色狂妃惹不起》腹黑帝尊盛宠嫡女狂妃 女王受 将门嫡女:绝色狂妃惹不起㚻 连载中

《将门嫡女:绝色狂妃惹不起》

来源: 作者:软糖糖 分类: 主角:沐轻染,赫连

《将门嫡女:绝色狂妃惹不起》作者:软糖糖,宅斗类型小说,主角:沐轻染,赫连,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沐轻染居高临下看着凤轩朗,从宽大的袖口中拿出一个白色的小瓷瓶。 旋即,她扼住凤轩朗的下巴,让他将白瓷瓶中的东西尽数吞了下去。 凤...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沐轻染居高临下看着凤轩朗,从宽大的袖口中拿出一个白色的小瓷瓶。

旋即,她扼住凤轩朗的下巴,让他将白瓷瓶中的东西尽数吞了下去。

凤轩朗脸上尽是痛苦之色,嗓子火辣辣的疼,一双眸子阴毒地盯着沐轻染,恨不得将她杀了。

“啊啊啊。凤轩朗面色惨白,“啊!”

他的嗓子!

凤轩朗叫得嘶哑凄惨,十分刺耳,一张面容上极其扭曲。旋即奋不顾身朝沐轻染扑来。

沐轻染唇角勾起一抹讥讽,身形微动便躲了过去。

旋即从她袖口中射出一根银针射中凤轩朗的后脑勺,并瞬间让他晕了过去。

沐轻染有条不紊从袖口中拿出一根银针,走近凤轩朗,神色淡漠地在凤轩朗的脸上刻了四个字,这才收手。

“赫连殇,你既然看了这么长时间的好戏,不如帮我一个忙如何?”沐轻染收起银针,清冷的视线缓缓落在她方才漫不经心看过去的位置。

风声一动,一袭黑衣的赫连殇旋即现身于沐轻染的视线中。

“小丫头,你身上的灵器倒是真厉害。”赫连殇一双深邃的眸子不由得落到沐轻染身上背着的剑。

这小丫头几斤几两他心里大概有个数,之前他沿途跟了她一路,若不是他故意露出马脚,她根本不可能察觉。

方才分明是这个灵器让他暴露。

“远比不上你厉害。”

沐轻染有自知之明,赫连殇的实力高深莫测。

若非是因为沐震天的灵器,她不会发现他。

先前在街上,他是故意露出马脚让她发现。

“小丫头,本尊可没有帮人的嗜好。向来都是杀人。”赫连殇眸光凛冽一闪,嘴角勾起一抹嗜血的笑,冰冷的嗓音透露着一股肃杀的森寒,漫不经心说出来的话带着铺天盖地的威压。

“我给你一种毒,如何?”沐轻染身形不动,目不斜视看着赫连殇,清清冷冷的嗓音满是从容。

但是沐轻染清楚,若非她身上背着的灵器,她不可能这么从容不迫。

赫连殇眯了眯眸子盯着沐轻染清美绝色的容颜,被她眼底所散发出从容镇定的气质所震惊。

若是她人,怕是早已花容失色。

这小丫头竟然丝毫不怕他。

“你让本尊帮什么忙?”

沐轻染勾了勾唇角,“将他的上半身衣裳脱了,于胸膛之上刺几个字,绑起来挂于菜市口。”

赫连殇扫了一眼地上晕过去的凤轩朗,冰冷的视线触及凤轩朗脸上的几个字,嘴角勾起一抹邪邪的笑意,“小丫头,看不出来,你倒是挺心狠手辣。”

这人如今元素力量被封,嗓子被毒哑,被挂到菜市口岂不是任人宰割。

沐轻染张了张红唇,“帮还是不帮?”

“帮。”赫连殇饶有兴趣地看着沐轻染,“哪几个字?”

“有怨报怨,有仇报仇。”沐轻染清清冷冷的嗓音带着几丝讥诮的意味。

赫连殇很不厚道地笑出了声。

再与这人脸上的字连起来便是,“任君蹂躏,有怨报怨有仇报仇。”

“小丫头,你这一招可真是狠啊。”

他倒是很好奇,丞相的儿子怎么招惹她了。

东胜国有两个人挺有名的,一是沐轻染这个倒霉小霸王,另一个便是丞相的儿子。

这个丞相儿子是一个十足十的恶霸,仗着有丞相和皇后撑腰,无恶不作,为非作歹,不知多少人对他积怨已深。

如今要被绑着悬挂在菜市口,岂不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倘若再看到他身上刻着的字,有谁会对他客气。

这小丫头做起事来倒是丝毫不留情,不过很符合他胃口,他们毒煞阁便是需要这样的人才。

“多谢夸奖。”沐轻染从容淡定接受了赫连殇的夸奖,“动手吧,事成之后你来找我,我给你一种毒。”

“本尊要你对本尊下的毒。”赫连殇深邃的眸子闪过一抹幽光。

“可以。”沐轻染很爽快答应。

毕竟他是因鹤毒而吃的亏,要这个毒实属正常。

“他交给你了。”沐轻染说完便离去,她得将沐震天的灵器还给他。

这个东西太贵重了。

沐家书房,沐震天正在书房翘着二郎腿,躺在了贵妃椅上,一本书盖在了他的脸上。

沐轻染有些无语地看着沐震天的睡姿,正准备将他脸上的书给拿下来。

陡然之间,沐轻染感到一股危险之意,旋即躲开,沐震天脸上的书旋即掉下了地上。

只见沐震天瞬间清醒,扬起拳头,差点对沐轻染出手。

不过,好在他收得及时,沐轻染躲得也及时。

“死丫头,没吓到你吧?”沐震天挑了挑剑眉不由得仔细打量了一番沐轻染,见她脸上没有丝毫被吓到的神色,心里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这是他常年来的习惯。

无论何时何地都充满了警觉。

沐轻染摇了摇头,“爹,这个东西还是还给你,太重了。”

沐轻染本来想找个借口将这个东西还给沐震天,但是这把剑确实很重,因而她也不用找什么借口。

沐轻染将身上的剑拿下,放到沐震天的身旁。

沐震天挑了挑剑眉,“你怎么过来了,那个臭小子呢?”

“放心,他没死。”

不过是生不如死。

“你觉得你爹我会怕他死?”沐震天没好气瞪了一眼沐轻染,“没出息的丫头!行了,这件事你别管了,我会好好教训他,定然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见沐震天这般忿忿不平,沐轻染不禁笑了笑,“爹,凤轩朗这件事你不用操心了,我已经解决。你能在皇城留几日?”

其实她希望她成亲那天,沐震天能在。

沐震天眯了眯眸子,既然死丫头说已经解决,他也不会过问她做了什么,只要她满意就好。至于他能留几日,自然是想留多久,就留多久,相信皇帝那个家伙也不会有什么意见。

他起码也得等到她成亲之后才会离去。

这死丫头这么问他,莫不是舍不得他?

这么一想沐震天不禁喜上眉梢,心情顿时是好到了极致。

这些年由于他的疏忽,他们之间和陌生人其实没有太大的区别。

更别谈有什么感情了。

如今这死丫头对他不舍,怎能不让他喜出望外。

“死丫头,你爹我怎么也得等到你成亲后再离去吧。”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