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倾世王爷毒医妃》倾世王爷毒医妃小说 全文阅读 倾世王爷毒医妃kuso

更新时间:2021-01-10 08:02:03

《倾世王爷毒医妃》倾世王爷毒医妃小说 全文阅读 倾世王爷毒医妃kuso 连载中

《倾世王爷毒医妃》

来源: 作者:爱尚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燕飞秀,龙逸轩

新书《倾世王爷毒医妃》全文在线阅读,作者爱尚,主角燕飞秀,龙逸轩,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嗯,把你的手给我!”龙逸轩睨着她,接着伸出一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嗯,把你的手给我!”龙逸轩睨着她,接着伸出一掌。

“干嘛!”燕飞秀瞅了他一眼。

“要你给我就给我,哪这么多废话啊!”龙逸轩一把快速地握住了燕飞秀的纤指,还没待她挣扎两下,快语道,“这样是不是安全多了?”

一股温度传递了过来,莫名地让心底逸上了一阵柔软,但很快,燕飞秀唇角一挑,“我呸啊!真是臭美!”很快地一把抽开了自己的手,随即问道,“对了,你说来找我,干嘛来找我啊?”

龙逸轩微微地有些报歉地说道,“刚才在那太子殿里,真是对不起,本殿不应该向皇上说出那蝶字是你写的,给你的带来的麻烦,我真的感觉到很过意不去。”

“哦,就这啊,没事,小事一桩!”燕飞秀无所谓地答道。

“皇上……没有为难你吧?”

“为难什么,呵,我这人天生就不怕为难。”燕飞秀坏坏地笑着,想到刚才在那皇帝面前装疯卖傻的样子就觉得搞笑,接着边走边问道,“你口口声声说本殿?对了,你是什么殿啊?是皇子还是王爷?”

龙逸轩意外地沉默了下,才道,“不是,我不是皇上的儿子,而是……皇上的孙子。”

“啊?”燕飞秀再次转过头来看着这年轻人,孙子……都能长得这么高了,立即感觉到自己是不是老了一截了。马上,又被自己那想法给惊讶地笑了起来,她又不会给那皇上当妃子,哪里会有这么个孙子呢?笑话,还真是笑话。

“我说,皇孙子啊!”燕飞秀刚一开口,马上就看到对方那别扭的脸庞上映着几分难堪。

燕飞秀尴尬地笑了笑,“呵呵,话说你确是孙子,不是,我是说你确是孙子辈的,又跟那皇上扯上关系,我当然得称呼你皇孙子了!”

龙逸轩听了皱了皱眉头,皇孙子?怎么听都是骂人的话,“叫皇太孙!”

“皇太孙?”燕飞秀愣了下,忽而眼底透着丝惊异,“难道皇上是打算传位给你了?”

“嗯哼。”龙逸轩笑了下,倒也没说什么。

“啧啧啧……还真是奇葩,不传你老爹要传你?”燕飞秀火速地用异类的眼光再次将这非常体面的大帅哥又观摩了好几遍。就生怕一不留神给漏看了什么。一句话,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啊!

这丫地活脱脱长得就一个小样貘子,她还就没看出来他有那天子的命!开始怎样想着这傻笑的家伙也就一个当炮灰的命。

刚才还爽朗口快的龙逸轩一下子沉默住了,好一阵都没有说话。

“喂,怎么了?干嘛不说话?”燕飞秀看了他一眼。

“不想说。”龙逸轩答了句,随即眼中透出一丝意味深长,“若是……我们还有机会再见面,本殿再告诉你。”

燕飞秀看着他亮眸里透出的认真,那份光华好亮,但就那么对视的一霎,燕飞秀便扬起了脸,痞痞地一挑唇,“切!爱说不说,不说拉倒了!”接着快步朝前走去。

龙逸轩看着她走在前面的背影,那份倩影被月光拉长了,一直延伸到自己的身上,“等等我。”很快,他追了上去。

月芒下,照映着那片路径上格外的青芒,可道路上除了一片沥青外就什么也没有了。偶尔两侧的花坛草丛里发出几声蟋蟀的叫声倒是惹人暇想出几分浪漫的诗意。

“咦?我的鞋子呢?明明就是掉在这里的?怎么会没有了?”燕飞秀看着那地面上光秃秃的,除了青影就什么也没有。不由得怀疑地皱起了眉头,莫非这世上真的有鬼?

龙逸轩看着她重重凝起的双睑,不由地安慰道,“算了,别找了,大概是被什么猫儿给叼走了吧!我还是送你回相国府吧。”

“我鞋都没有,怎么走?”燕飞秀一手捻着自己的下颚,思索着这件遇鬼的事儿,这昵玛的也太诡异了吧?

龙逸轩看了看她的脚,这倒是个问题啊,“若是你愿意,我可以……”

还没待他说完,“我不愿意!”四个字已从燕飞秀的口间给吐了出来。

“哦,那算了。”龙逸轩随即四处看了看,快步地朝着前面走去。

“喂,等等我啊!”燕飞秀独自站在这里,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赶快朝前跑了两步追上他。

“呵呵,本殿给你去找双鞋啊!你还当我跑了啊!”龙逸轩笑道。

“呵!本姑娘不过是不想甩掉你罢了。”燕飞秀瘪瘪唇角答道。

“呵呵……女孩子都是这么爱强词夺理的吗?”龙逸轩笑了,一股莫名来的轻松感充斥在脑间,此时此刻可是什么也想不了,只想享受在这种氛围里。

很快,龙逸轩找到了一名叫小怜的宫女,让那宫女将鞋子脱了下来,换给了燕飞秀。

“谢啦!皇孙子!”燕飞秀调皮地一笑。

立即某帅哥的脸庞立即挂了下来,“皇太孙,不是皇孙子。”

“哈哈,记住了,皇太孙!是要当皇帝的皇太孙!”燕飞秀痞痞地笑着,接着诡秘地闪了闪眸子,“那本姑娘就先预祝你仕途通达哈!现在呢!本姑娘要回家了,就麻烦你这金贵的太孙子送我一程了,不介意吧!”

又成太孙子了?“算了,真服了你了!随便你怎么叫吧!走了,我送你出皇宫。”龙逸轩说罢,带着燕飞秀出了皇城,并一路担起了护花使者的重任,将燕飞秀给一直送到了那丞相府才离开。

当燕飞秀回到那小屋子时,那站在门口的紫莲一把就迎了上来,可怜巴巴地说道,“小姐啊,你可回来了,我还以为你一下子飞上枝头都不要紫莲了。”

“什么飞上枝头?”燕飞秀推门进了屋子,一把揭下那脸庞上的面纱扔给了那紫莲,接着反睨了她一眼,淡冷地笑道,“少听些那些嚼舌根的,那枝头那么细,能沉得住你家小姐我吗?”

“我想……也是沉不住小姐的啦!”紫莲巴结地说道,拿着那湿面纱,“怎么都是湿的?”再一看那小姐身上,“呃,小姐,你这是怎么了?掉河里了?”

燕飞秀一想到晚上撞上的那古怪之事,好心情就全没了,“别提了,给我打水,我要洗洗,去了这身晦气!”

“嗯!紫莲这就去打水。”

……

夜越发地深寂了,萧王府的后院暗梅花香,几袅轻薄的烟雾荡漾在这片柔美的环境里,划过几抹意蕴深长的瑰丽仙境。再配上那丝丝荡漾神魂的琴乐,都让人几乎要陷了进去。

一抹冰蓝色华袍的人儿端坐在一处梅林间的大岩石上,皓腕轻佻,划开那柔美曲线的同时,将张俊美的脸庞上也勾勒着丝丝精致的痕迹,微动下都让人忍不住叹为观止。世上焉然有如此惑魅的仙姿俊容。

若说龙逸轩的美是属于阳光灿烂型的,那萧绮枫就是美邪魅惑型的,一笑下更会直抵女人灵魂处的软肋,往往不用降服就已经甘愿为君所使了。所以,女人对萧绮枫来说,从来都只是装饰物,不具任何内涵与实际价值。

这不,这会儿,那早已现在那梅园入口处的黑衣女都已入神地瞅了好一会了,似乎都已忘了时间。

羌!一个休止音琴声停了,萧绮枫抬起邪魅的俊脸,瞅向一处梅枝,此时那花儿的幽香丝丝汲鼻,惹出一片神魂易碎的幻境。

“看够了吗?”一道冷魅又微微暗哑的声音透在空气中,带起那空气中的梅枝轻颤着。

“主上!”冬梅立即低睑下视线,哪里还敢看半分,但是,脸庞至脖颈处已经红润了一片。

“过来。”声音里不带着任何温度。

冬梅忖度间走进了萧绮枫,十步之外已经停住。这也是个不成文的规定,若非萧绮枫主动,他是非常反感和厌恶女人近身的。

“再这样,本王是不是应该考虑让你做其它的事情呢?”萧绮枫冷清清地看了眼那梅林边上站着的女人。

“主上恕罪!”冬梅脸孔刷地一下子白了,立即跪拜于地,“冬梅再也不敢了。”

“烟雨红尘……那边人手不够,你可以去试试。”萧绮枫声音淡淡地飘浮在空气中。

“主上,冬梅还是愿意服侍在主上身边。”冬梅低下了头颅,清秀的脸宠上带着丝难堪。烟雨红尘那种烟柳之地怎么可能适合自己?

“那就记住本王要的是能做事的人,而不是专发花痴病的废人!”萧绮枫冷漠地睨了她一眼,接着语气一沉,“丞相府那边有什么动静。”

冬梅抬起头来,禀道,“果真如王爷所料,相府三小姐燕飞秀已经回到了丞相府。”

萧绮枫听着也没说什么,表情清淡,偶尔眼眸子里透着股难以捉磨的炫光。看来不是每个女人都期待着蒙受圣宠。

“不过,她不一人回去的,她是由皇太孙殿下护送回去的。”冬梅接着言道。

听得萧绮枫下一秒紧了下眼眸子,眼光倏地像箭一般地看向她,“你是说,皇太孙龙逸轩?”

“是,主上!”冬梅答道。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