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天子歌》天子之歌 音乐 同人 天子歌18禁

更新时间:2021-01-11 08:01:47

《天子歌》天子之歌 音乐 同人 天子歌18禁 连载中

《天子歌》

来源: 作者:未必是四月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木言堂,明墨

未必是四月新书《天子歌》由未必是四月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木言堂,明墨,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这冬日新年的第一场雪停停下下,竟持续了几日,静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冬日新年的第一场雪停停下下,竟持续了几日,静谧的寒夜纷纷攘攘覆了一地,衬的月色更多了几分清寒。京城中达官贵人们的府院中那层层起伏的琉璃顶上厚厚着了一层雪,仿佛整个化为一个素白的世界。

我窝在小榻上看着从容华那里拿回来的食谱,花花绿绿的小吃糕点,真心觉得写这本书的人简直是奇才,小小的一本书竟然写进了近千种点心,上至皇家宫廷御宴,下至平民家常小点,不禁让我严重怀疑这种**攻略是不是容华从宫中偷出来的。

前些日子开始就着木言堂的关系,在说书时随着搭配的茶点也着实在京中火了一把,依着几位在木言堂说书的名家,我分别制作了几种特定的茶点,虽然说的是特定,其实也就是把几种寻常小点心揉一揉切一切再重新配一配。

虽然做法很简单,但是在售的价格却是比飞云阁的贵上个三四倍,虽然价格贵,但是京城中富甲的虚荣心理驱使却是越贵卖得越好。我和王英商量着在木言堂别馆的小房间那里开一个小柜台专卖那特制的几种糕点,得到的钱****分账。

而我这边这个娘家糕点铺子还是卖一般的价,王英问我为何,我一边整理茶碟一边给他解释:“寻常人家是买不起木言堂的东西的,况且若没有软轿,从这城中繁华的地方离我那里倘使步子快的也要个把时辰,这样想来的话愿意到我铺子来买东西的的必是真心喜欢我那点心的人,说是送给他也没什么的吧。”

王英摸着自己的小胡子连连感叹道“四姑娘好生聪明。”

其实,我也就是不想断了我平时的生意,有一次从木言堂回家路过一个员外待售的别馆时,我见里面虽然面积不大格局却是合理,风格也古朴雅致,等我问了价钱在轿子上一盘算,悻悻然打消了我这个非常不切实际的想法。我是要卖好几年的糕点还得附加在木言堂说书说到断气,才买的下这一个小小的院子。

“嗯,那个明墨啊,去给炉子上面加点火。”

我把那位**夜闯我家的大爷留下的孩子的名字填了一个字改称明墨。明芝、明墨、明泰,好记又不会麻烦,等到要是有一天远离了这京城还可以看在我给他起的这个名字份上扔给沈丛宣,看那明泰吃穿的待遇,应该也是不错的。

“明芝,看看隔壁大***乖儿子回来没,顺便叫上明墨,来我房里帮忙。”

“好,我这就去。”

我盘算了一下,在京中要好好过一个年是要花点银子的,虽然沈大少给的钱也不少,但是我想总要在我能有钱的时候留着点防身,所有的收入拿出一部分钱买香料,买衣服,杂用,身下过年的钱不多,绾绾袖子准备往木言堂那里揩点油。

黑蛋蛋下了晚课还没有回家先被我骗过来了。

“四姐姐,没墨了弟弟来找我……”

看着我在房里堆满了白纸的大阵仗后又看了看满脸墨汁的我一眼,凌然的往后退一步,“那个……四姐姐,我娘找我有点事,我先走了。”

我一把抓住他的侧跨小书包,坏笑一下,“蛋蛋弟弟,快快来帮忙,你个没良心的,不想想平时你四姐姐我怎么照顾你的。”

蛋蛋弟弟一把扯回书袋朝我大吼,“说了好多次了,不要叫我那个名字!”

这一点,他应该和没墨了弟弟相互探讨一下。

现在我终于就要感激送他们来我身边的那几位公子大爷了,和明墨明芝他们一比,我的字写的极其丑,感叹京城人从小的良好教育之余,我想起小时候学艺的时候没有好好学写字,还是要悔他一悔的。就凭我这个长相,这个身材,还有这个干活的技术就是放到大户人家想当个丫鬟都不行的啊。

明芝趴在地上问我,“姑娘,我们抄这么多书干什么?”

“秘密。”我呵呵笑得肩头直抽,我将几个小故事写成短篇小说,准备拿到木言堂门口当个流动小摊贩,名字我都起好了,就叫“楚歌的绝版小小说”。

除了木言堂的少数人看见过我,外间的大众都只知道我叫楚歌,性别女,长相未知,传的疯狂点的还添油加醋道和一个长期留恋在莺歌院的风流的公子哥有一腿。

打开我苦逼的衣柜,将自己前几日在凤姐铺子定的白袍子拿出来理理,定了定心,明日要去抛头露面了。

这天我难得的早早起来,里边紧身中衣,外面松松罩了件白色长袍,束好头发,结好玉带,对镜一照,面如冠玉,多么漂亮的翩翩少年郎。

明芝帮我把裸露的皮肤涂成褐色,拿着小炭笔加粗眉毛。我微微压低了嗓子说话,本来还想贴上假胡子装怪叔叔,也好有点流动小摊贩的架势,但是那胡子抵在鼻子下面,惹得我总是打喷嚏,所以只好放弃。又做起原来在山上野人般大步走路的样子,连明墨都赞我说举止间竟无丝毫女儿羞态。

我很满意,踩上酿酒的大酒缸爬到黑蛋蛋家的土墙边,蛋蛋弟弟正准备出门,突然发现自家墙上有一个老鼠头。

他看了我一眼戏谑道:“你本就没什么女人的姿态,本质其实也就是个男人,先下不过还原本性而已。”

把我气得差点从墙上摔下去。

第一次行动带着紧张刺激,我和明芝推着借来的菜车抬脚准备往商业区走去,又想起明芝是木言堂的人不能出现在木言堂门口,我花了四文钱外加一串糖葫芦雇佣了一下王大***两个小孙子。

站在木言堂对面,停下小车将书摆了出来,我清了清嗓子,“话说上一回对面木言堂的楚姑娘说到牛郎织女,便请了假休息了好些日子,千秋月末,佳人别离都不如我手上这些枯木逢Chun,情落旧城,新兰漫长街的绝版小说啊,这些可是楚姑娘手中绝版的珍品啊!京城瑞雪就要听好故事,各位走过路过的打尖的大人们,千万不要错过啊!”

王大***小孙子们一听,乐滋乐滋的吃完了糖葫芦也开始学着我的腔调。

楚姑娘罢工好几日了,虽然故事说得好,但是木言堂给的价格确实贵的吓人,现在的这些书不知是不是楚歌原版,但是便宜啊。

最开始没有什么人,后来来了些看稀奇的妇人,生意渐渐的好了起来,但是这些小书毕竟是人工,抄的数量很少,到最后还有些姑娘家羞涩的拉着本少爷我的袖子悄悄的问“公子可还有手抄本余下?”

我向着姑娘些抛了个媚眼偷笑“姑娘长得如此美丽,不如明日再来?”

漂亮的小闺女们脸微微一红掩面嗔笑。

我掂了掂腰包里的银子,心里的浪花花直直地开。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