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六零时光微微甜》六零时光微微甜(李子归)全文免费阅读 第8章 听说她要见他,赶紧洗澡换衣裳,连裤衩都是新的…… 六零时光微微甜君臣文

《六零时光微微甜》六零时光微微甜(李子归)全文免费阅读 第8章 听说她要见他,赶紧洗澡换衣裳,连裤衩都是新的…… 六零时光微微甜君臣文

发布时间:2020-02-14 00:10:44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李子归 状态:已完结

主角是兰香,周兰香的小说《六零时光微微甜》此文是李子归原创的现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韩进倾身,总是带着暴躁和戾气看人的黑眼睛沉沉地盯住周兰香,在她一直都温柔微笑的脸上梭巡了好一会儿,忽然伸出手,把被子拿起来给周兰

《六零时光微微甜》 免费试读


韩进倾身,总是带着暴躁和戾气看人的黑眼睛沉沉地盯住周兰香,在她一直都温柔微笑的脸上梭巡了好一会儿,忽然伸出手,把被子拿起来给周兰香披上。

垂着眼睛反复仔细整理好一会儿,毫无表情的脸上不知道在想什么,显得严肃又有些阴郁。

但了解他的周兰香放心了,他的脸上已经没有了那种随时都要爆发的烦躁。

周兰香任他折腾,很老实地坐着。这孩子从小就有这个怪脾气,心里一有事就爱折腾她。

小时候每次回他爹娘那里,回来都会绷着小脸儿生闷气,很小的时候就咬她手指头,有一次没控制住力道咬出个牙印儿来,后来就不咬了,改玩儿她手指头。

再长大点了,五六岁的小娃娃就要求给她梳头,一遍一遍把她一头黑亮柔顺的长发理顺,特别珍惜地每一根发丝都要妥妥帖帖才行,还有一次把她衣服上所有的褶子都抻平了。

折腾够了他心情也就好了,接着活蹦乱跳地跟她耍赖调皮、跑出去闯祸气得爷爷拿着烟袋锅子要刨他。

今天韩进的心情特别不好,反复整理了老半天,整理够了忽然两只大手一紧,连人带被子她提溜了起来。

周兰香吓了一跳,上次见他闹脾气还是他十二岁的时候,虽然已经比她高了很多,可还是个孩子,哪像现在一样,一个不顺心就能把她提溜起来了!

周兰香倒是没怕,平时从来都是温柔带笑的人,非常难得地对人瞪眼睛:“韩进!你找打是不是?!”做了那么多年姐姐,教训他已经成了本能。

韩进看周兰香跟他瞪眼睛,好像心情一下就好了,拎着她故意晃了晃才把她放下。

一放下周兰香从被子里挣扎出来,照着他身上就打了两下:“你怎么这么皮!再跟我使坏看我不揍你!”熊孩子看着瘦,身上硬邦邦的,打着手疼。

以前抬手还是能够着脑袋的,啪啪打两下虽然不使劲可是听着解气,现在可好,跳脚都不一定能够得着脑袋了!

韩进好像知道她在想什么,把脑袋凑过去,方便她打,脸上还是拽拽地不爱搭理人的样子,可周兰香太了解他了,要是没跟她闹别扭,他肯定会说:“香香,往这儿打!你看你瘦得,猫都比你有劲儿!”

周兰香抬手,还是没舍得打。说她瘦,他也瘦啊,一伸头脖子上的青筋都看见了。

一想到这么个高高瘦瘦的大孩子,再过几十天就受冤枉受骗进了监狱,吃了那么多年的苦,她哪还打得下去手。

周兰香拿起枕巾轻轻给他擦头发,努力忍住不让自己哭。

他们可得好好活着,像梦里韩进最后跟她说得,把以前受得苦都补回来!

韩进也不闹腾了,就这么老老实实让她擦头发。姿势很别扭也肯定很累,那么高的大个子,低头弯腰还不行,得屈腿才能让她坐在炕上够得着。

小山从外间厨房伸头进来看了一眼,大眼睛笑眯眯地,看他们没吵起来也没生闷气,放心地缩回去烧火了。

周兰香看着又笑了,原来这小孩儿在外间猫着(躲着)呢。她这才注意到炕比刚才睡着时热了不少,屋里还有一股香香的肉味儿。

韩进的头埋在枕巾里任她轻轻地擦着,声音有些瓮声瓮气地,还带着气呢:“香香,你刚才叫我韩进。”

这小子从十一、二岁开始,就彻底不叫她姐只叫香香了,只有很小的时候他闯了祸心里忐忑或者哄她的时候才会老老实实叫香香姐。

他说得不是问句,可周兰香太了解他了,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他是问她,你怎么叫我韩进,以前从来都从不连名带姓地叫他大名的,是生气了吗?

韩进原来不叫韩进,他家亲兄弟五个,堂兄弟十几个,他最小,他们这辈是立字辈,爷爷给他起的名字叫韩立新。

当然这是解放以后国家人口普查写在户口本上的名字,没上学以前屯里人都叫他小狼崽子,爷爷高兴了叫他胖孙、乖孙,不高兴了叫他土豆、小猴儿、小屎蛋儿,看心情随口取名随口叫,想起什么叫什么,反正叫哪个韩进都一跳老高很不高兴。

而小时候周兰香带着他,他不说她也知道他的想法,给他取了一个只有他俩知道的小名,叫崽崽。

别人说他是小狼崽子,她觉得这么叫总是在提醒韩进他是被家里人扔了的,听着难受,就告诉他,他是爷爷和姐姐的小崽崽,宝贝着呢,绝对不是小狼崽,不吓人也不会被扔掉。

等他上学,老师让在本子上写自己的名字,他想写崽崽周兰香哄他说这名字就咱俩叫,谁都不让知道,他才高兴地不写了。

可又嫌弃韩立新这个名字又难听又难写,先是把三个字精简成两个,叫韩立,后来长大一点就折腾着改户口本上的名字,可是这熊孩子学习不好,去公社改名字的时候爷爷为了督促他考试能再进步几名,就给写了“韩进”这两个字。

这些年屯子里的年轻人被他从小吓唬着,都叫他韩进、进哥、进子,时间长了只有一些长辈还开口闭口小狼崽子地叫他了。

周兰香有些为难,以前叫他崽崽,那是十岁以前,现在他是十九岁的大小伙子了,再这么叫他肯定不高兴了。

梦里他们重逢时他已经是四十岁的大男人了,更不能叫小名,她就随着小山叫他小进。

周兰香试探地叫他:“小进。”

韩进的头埋在枕巾里,看不清他的表情,只是觉得手下的脑袋顿了一下,脖子硬了一瞬又软了下来,然后才慢腾腾瓮声瓮气地答应一声:“干啥?”

周兰香笑,这是勉强凑合满意的意思。

“小进,你咋不穿棉袄?多冷啊,今天队里开始送粪了吧?在外面穿这么少能抗风吗?”

虽说年轻人火力旺,可他一件绿军装里面好像就穿了件白衬衫,这身打扮在这个年代很时髦,他身高腿长五官立体,穿着是很帅气好看,可这都落雪了,怎么都扛不住吧。

韩进就着这么一个别扭的姿势让她擦头发,她怕他累推推他让他自己擦,他执意把脑袋伸过来不肯走,她也只能接着擦。

听她问话,只闷声答了一句:“不冷。”还是带着跟她闹别扭的语气,但又舍不得真的不回答她的问题。

这是这些年来他们见面少有的她不教训他也不提王满银,他恨不得她说得每一个字都只跟他们俩人有关才好。

周兰香马上听出来了,这小子这是不愿意跟她说穿衣服这个话题呢。

小山端着一个烧着炭火的黄泥火盆进屋,放到周兰香身边,笑嘻嘻地揭他老底:“进哥听说姐找他,赶紧跑回家脱了棉袄洗了澡还里外换了一身新衣裳!连裤衩都是新换的……哎呦!进哥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说了!疼疼疼!”

韩进红着脸把小山按在炕上,拿枕头把他闷住,一眼都不敢看周兰香,连耳朵都红透了。

周兰香没敢笑出声儿来,这孩子真是长大了。

小时候也没见他挑过穿衣服,都是她做什么他就穿什么。不过梦里他长大以后,就特别地爱捯饬,都四十多了也是这样,每次见她都得洗澡换衣裳,听小山说还每次都去找理发师吹个发型再去见她,真是越大越爱面子,可不能笑话他,要不肯定得急眼(恼羞成怒)。

周兰香很严肃地教训小山:“小进爱洗澡讲卫生多好,可比你强多了!再说他这么穿多好看呐!比葛红军回来穿那身儿还精神!也比那些城里来的知青穿着好看!”

葛红军是葛老蔫家参军的二小子,参军几年在部队干得可好了,听说马上要升排长了。前两年穿着军装回来探亲,大家都围着看,村里的年轻人都羡慕死他那身军装了。

听周兰香这么说,韩进的眼里闪着亮晶晶的笑意,嘴角已经压不住地翘起来了。这才冲小山晃晃拳头放开了他。

可还是不好意思看周兰香,扯扯身上崭新的绿军装背对着她坐下,腰板挺得笔直,脖子耳朵却红成一片。

六零时光微微甜

作者:李子归类型:现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主角是兰香,周兰香的小说《六零时光微微甜》此文是李子归原创的现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韩进倾身,总是带着暴躁和戾气看人的黑眼睛沉沉地盯住周兰香,在她一直都温柔微笑的脸上梭巡了好一会儿,忽然伸出手,把被子拿起来给周兰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