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夕阳山外山》夕阳山外山图片 第3章 易忘名姓寄顛時 夕阳山外山小白文

《夕阳山外山》夕阳山外山图片 第3章 易忘名姓寄顛時 夕阳山外山小白文

发布时间:2019-11-09 04:17:43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水明石 状态:已完结

独家完整版小说《夕阳山外山》是水明石最新写的一本仙侠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玄心,燕赤霞,书中主要讲述了: 十里八里的山路,對于從小在山里長大的年輕人來說,根本算不了什么。可是,如果是風聲鶴唳的午夜,外加還背了個昏迷不醒的成年瘋子呢?

夕阳山外山

推荐指数:10分

《夕阳山外山》在线阅读

《夕阳山外山》 免费试读


十里八里的山路,對于從小在山里長大的年輕人來說,根本算不了什么。可是,如果是風聲鶴唳的午夜,外加還背了個昏迷不醒的成年瘋子呢?

所以,在踉蹌掙扎回村里,一腳踢開自家的木門后,夜名便很干脆地栽倒在地,什么都不復知道了。

他再撐開眼時,幾縷陽光正落在枕邊,暖暖地,和身上蓋的這薄被一樣舒服。他有些奇怪地盯著這陽光看,過了半晌,才想起自己閉上眼的一剎那,映入眼里的,仍還是漫天星斗,雜著一輪蒼白無力的下弦殘月——

咚!

他猛跳了起來,嚇白了臉,叫道:“糟了!那個大叔……那個昏過去的大叔……我路上背丟他了?”

“夜名,你是說你背回來的那個人?”呀地一聲,房門開了,進來一個中年的敦厚漢子,笑道,“估算著你這孩子也該睡醒了。昨夜兒你可嚇壞了楊大嬸,她來我鋪子時,哭得幾乎是說出不話來。”

夜名認得這是村里的張姓鐵匠,一向最是熱心腸。想也想得出,必是自己回來時的狼狽,嚇著了還沒睡下的楊嬸,才急急尋他來幫忙的,當下連連道謝。張鐵匠一擺手,說道:“鄉里鄉親的,謝什么謝?不過……”

遲疑了一陣,終是忍不住湊近了低聲道,“那個,你背回來的那人,到底是傻子還是瘋子……”

—————

“對不起,林大爺!我這兒有點散錢。這次被殺了的家禽,就當是我全買走了的吧!”

“這是他的符,我試過,可以治很多病,李大娘,您吃點虧,那只報曉雞,我用這符賠您了。”

“噓,輕聲,人好容易睡下,別惹醒了,又滿村子降妖除魔了……”

“嬸嬸,今天您可千萬別心軟,又放他出來散心……他一散心,村里又不知要死多少小雞小鴨……”

“你,明仔兒,說的就是你!明知大叔腦子不清楚你還逗他?想聽妖怪故事,就坐這小窗邊聽他在房里給你說,再逗他一心往外鉆,卡住出不來進不去……非讓你爹痛揍你一頓不可!”

“什么?玄心正宗!你們幾個皮仔子,再不準在大叔面前提這名字,更不準提那些罵玄心正宗的那些評書!我不想大叔把你們當成要殺他的玄心正宗叛徒,然后大伙兒一起玩捉迷藏的游戲……也不想大叔當你們是罵玄心正宗的什么魔道妖怪,揍得你們哭哭啼啼!”

“大叔啊,夜深了,我還要早起去鎮上干活呢。今晚的這個什么基本道功,能不能提前結束……不,不不不,我什么都沒說!您看,我馬步不還扎著么?托的磚也還四平八穩么……您千萬別出屋親自示范給我看!”

—————

每天仍是早出晚歸,干活照料楊嬸兩不誤,但夜名十來天的遭遇,卻無疑比這十幾年里都豐富多彩得多。“瘋子……不折不扣的瘋子啊!”因這句感嘆來的苦惱和嘆息,也已成了他最習慣的感受了。

那天醒來后,他見到的怪人,已在張鐵匠夫妻的幫忙下包扎了頭上的傷口,清洗了身上的臟垢,換了身粗布衣服。雖不肯讓人剃須理發,但坐在那里安安靜靜的,腰桿也挺得筆直。只有目光發直,不象個正常人,可不認真看也不太看得出。

“遇妖雖是被怪大叔追的,可不管怎么說,如果不是他用紙片砸死了妖怪,自己也沒命活著回來了——倒是自己,怎么對人家的?才見面時居然將人家當妖怪打!大怪頭上那道血口子,可就是自己的夜行棍撩出來的。”

見到怪人的夜行很愧疚,很愧疚的結果,就是一失語成千古恨……

“大叔,你好。”

“本座當然很好!”

“本座?本座就本座吧……呃,您不是這附近的山民么,怎么半夜跑去了山上?好危險的……”

“你又是誰?憑了一根爛木頭,和二十余年前劃上去的炙光符,就想著一人獨立誅妖?”

愣了一下,夜名想到這怪大叔說的爛木頭,定是指夜行棍,于是,將來讓他悔得想敲腦袋的幾句話,也就隨口說了出來:“爛木頭?那是我爹傳下來的唯一寶貝——獨立誅妖?誰不想……可我多半讓它先誅了。大叔,你那些紙片可真厲害,如果我也能學會就好了……”

就是這幾句。

怪人的眼神突就變了,騰地就站了起來。

“一個人敢闖入妖物巢穴,很大膽!臨危不退,明知非其敵手,仍要舍己救人,極符合正道身份!二十年多前的玄心舊物,肯小心保管至今,也證明你決非玄心叛徒……很好,很好!如你所愿,本座決定親自授你道法!”

——許多年后,這一天的對話,對夜名來說,仍清晰如昨日。只是,他偶爾也會想到,如果,只是如果。如果提前知道了此后要經歷的一切,看到那個再回不到一個普通廚子所期望的平淡人生的自己——

那么,當時的他,到底還有沒有勇氣,就那么不以為意地輕松答應了下來……

—————

嶺南的氣候永遠比中原要熱,尤其是到了夏季,風打更南邊吹來的時候,那太陽曬得人恨不得扒去一層皮,浸到冰水里才痛快。所以,靠近城邊的這座獨腳吊樓,雖深藏在椰林的綠蔭里,也架不住熱氣的薰熬,連樓板都燙得似要燒了起來。

朱雀一行,來到百蠻城的玄心正宗分舵,已足有半個來月了。

當日接到急報,言道百蠻城附近許多人突患怪病,不論少壯,三日之內衰老如百歲老人,精氣耗盡而亡,而此地的分舵,更因查不出是何等妖物作怪,被當地剌史嚴詞責備,同時那剌史上奏了朝廷,要求限期破案,否則再不許玄心正宗分舵存在于嶺南——

分舵存撤事小,但若真到那一步,玄心正宗顏面何存?可是,來這里之后,她才知這一次,只怕真的要徒勞無功了!

只因百蠻城分舵,就在這座獨腳的小樓里,全部的人手,除了因犯錯被貶來多年的雷戰舵主外,就余下為了混口飯吃的才入門小貓兩三只,和幾個黑瘦散懶的打雜閑人,連最基本的道陣都湊不起人手布置。

從領近分舵急調人手的結果,則是嶺南烏鴉一般黑,整個地頭的玄心正宗分支,已大多這么的名存實亡了。

所以,驕陽雖熱,朱雀心中的火氣,卻是連驕陽都要退避三舍——

“啟稟護法,要布的聚氣覺邪大陣,目前已勉強完成,除了東側城鄉,方圓三百里如有邪魔之氣出現,主陣者便能第一時間發覺……”

樓里正在議事。說話的雷戰分舵主,不時伸手擦一把汗,也不知是熱的,還是被難伺候的護法大人嚇的。他年逾六旬,不同于那些下屬,曾親歷過三代宗主的主事。雖散漫了快十年,可面對宗門老人,尤其是這個以嚴厲著稱的朱雀護法,終還是存了幾分發自內心的不安和慚愧。

“除了東側城鄉?這卻是為何?”

雷戰一梗,最不想說的話還是避不了:“剌史大人的府邸便在東側,他……他……”聲音越說越低,“剌史大人信不過玄心正宗的道法,將府邸連同整個東側城鄉,全交給了靈月教在此地的分壇打理,本分舵久已無權涉足……”

“就是那個至今不肯見我的嶺南剌史?我玄心正宗,自百年前起便是當朝國教,世襲國師一職,專主四海誅邪滅魔。區區一個嶺南剌史,憑什么阻礙本宗設陣查妖?”

“中原我宗門根基深厚,人才濟濟,又有包括您在的玄心四將坐鎮……”雷戰知她要惱,苦笑一聲,索性將話說開了,“可嶺南不同中原,后續無人,加上新興門派有意爭奪地盤。百姓辟邪治病,剌史治事安民,有了無數其他宗派可選,再不必專倚重我玄心正宗。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朱雀更要發怒,目光到處,看到的卻是雷戰有些勾僂的身形,斥責的話便再也說不出口了。沉默了會,她只道:“算了,此事以后再說。你且盯牢了眼下三個方向,務必查出噬人精氣引發怪病的罪魁禍首來!”

雷戰領命,轉身向外退出,快到門時突然停住了腳步。朱雀一奇,問道:“還有什么話要稟報么?”

雷戰搖頭,卻又點點頭,猛地回過身來,施了一禮,低聲道:“弟子當年,醉罵流云宗主不務正業,觸犯門規,被一貶至此地近十年。但就算再犯一次門規,有句話如鯁在喉,弟子已是不吐不快——護法,眼下情形,不知您會作何感想?須知今日之嶺南,未必不會是他日中原腹地的寫照……”

余下的話突然停住,只因樓板噔噔作響,有人匆匆沖上樓來:“師父,雷舵主,邪魔之氣出現,正自南急移向北……”

—————

好熱的天!連山風都帶不來一絲的涼爽。

夜名在江南的時候,聽說過達官貴人們會在冬天窖藏起冰雪,夏天時就可以享受到它們帶來的涼爽。可惜這里是嶺南,就算是刺史大人,大概也沒有這本事將冬天挽留到現在吧——他長這么大,只在江南看見過細密的小雪,家鄉還真的沒見過。不知道過往客人口中的北方大雪,又會是一種什么樣的情景呢?

平日的正午,他正忙得熱火朝天,自沒閑心情想到這些。可今天不同,不過一個上午,鎮上莫名其妙地病倒了許多人,連茶樓里都未能幸免。跟著,大鬧過茶樓的什么玄心正宗的人來了,要施法驅什么饕氣捉妖怪,鬧得整個鎮子亂成了一團。

不過也奇怪,他們手里的一種黃符紙,往病人身上一拍,再虛弱的病人,也馬上就生龍活虎起來。可沒等他們救完人,趕到鎮上的本地剌史大人,卻不許再

夕阳山外山

作者:水明石类型:仙侠状态:已完结

独家完整版小说《夕阳山外山》是水明石最新写的一本仙侠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玄心,燕赤霞,书中主要讲述了: 十里八里的山路,對于從小在山里長大的年輕人來說,根本算不了什么。可是,如果是風聲鶴唳的午夜,外加還背了個昏迷不醒的成年瘋子呢?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