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夕阳山外山》夕阳山外山简谱歌谱 第9章 鬼陣奇門稱絕滅 夕阳山外山straight直人文

《夕阳山外山》夕阳山外山简谱歌谱 第9章 鬼陣奇門稱絕滅 夕阳山外山straight直人文

发布时间:2019-11-09 04:18:37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水明石 状态:已完结

水明石新书《夕阳山外山》由水明石所编写的仙侠风格的小说,主角玄心,燕赤霞,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夜名卻仍在向南行,不是他沒聽見那喝聲,而是根本沒得選擇了。 才看到黑霧光芒的爭斗,便聽到了“玄心正宗”四字,夜名心中大大打了個突

夕阳山外山

推荐指数:10分

《夕阳山外山》在线阅读

《夕阳山外山》 免费试读


夜名卻仍在向南行,不是他沒聽見那喝聲,而是根本沒得選擇了。

才看到黑霧光芒的爭斗,便聽到了“玄心正宗”四字,夜名心中大大打了個突,本能地想拉了金光繞道。但金光此時偏如被夢厴,喃喃的全是“生、殺、坎、驚”等夜名全然不懂的怪詞,向著他自己認定的方向大步如飛。夜名拉不住人,剛摸出定身符,便有濃霧噴薄了一天一地,無數鬼影夾在濃霧里,張牙舞爪地直撲過來!

“定,定,定!”

或許是早被駭到麻木,或許是被逼苦練基本功的成績終于顯示出來,隨著夜名一迭聲恨不能多出幾只手來的定身亂指,居然護著金光從密密的鬼影中脫出身來。但就這么一耽誤,濃霧更濃,卻添了絲絲光華絞入霧里,所過之處固然鬼影消退,但木石鳥獸,不論死活,觸上那光華也頓被炸了了個粉碎。

金光仍不管不顧地前沖,夜名大叫一聲,定身符終于是派上了用場,一聲定字出口,將僵住的瘋大叔再度負到背上,撿沒有光華的方向發足狂奔而去。

辨不出方向,也沒辦法停下來辨時方向。神行符的效力猶在,他高一腳低一腳地亂闖,總算在千鈞一發之時避開了鬼怪,也未被閃爍過來的光華絞殺當場。漸漸地,只覺足下道路越發崎嶇,再行一陣,眼前一亮,霧氣陡消,一輪慘白鑲紅的月輪,終于出現在了頭頂的天際!

夜名大口喘息,入鼻處居然又是那種久違了的嗆人煙氣。雖不舒服,但相較于方才霧里幾近窒息的濃膩,不辨東西的昏暗,此時此景,竟無異于洞天極樂。他轉頭向后看去,卻不由一陣大奇。身后仍是濃霧翻滾,但不知為何,只在后方匯聚,并不逼上這處高地來。

轉過身來,這高地是個陡坡,坡頂被人為削成四四方方的一大塊廣場,廣場正中是一座大殿,殿上橫匾,被信徒煙火薰得發黑,月色下看不分明。但紅墻碧瓦,寶相莊嚴,在這危機四伏的夜里,竟不由自主地給了人一種安心的感覺。

夜名向殿內走去,門未曾掩上,進了門便看到一尊高大的神像,翠冠華袍,辨不出男女,但拈訣而笑,目光低垂,竟似在悲憫地看著入殿之人。夜名惘然地看了一陣神像目光,只覺目光里有著說不出的關懷愛護,突然之間,二十年來的經歷一時齊涌胸中,悲苦無限,恨不得伏地大哭一場發泄,又恨不得指天罵地痛斥一番,大聲訴盡二十年來的所有不順之事!

他屈膝下跪,舍不得離開神像目光片刻,連叩首時,都竭力抬首上看。但他身上是負了一人的,這般跪倒俯身卻偏要抬頭,重心一拗,被定住的金光頓從他背上直直摔下,將他也帶得向旁側倒了過去。

呯地一聲,左側額角碰在地面,腫起一個大包。一陣巨痛襲來,夜名啊了一聲,心神一分,諸般念頭如雪投火,轉眼已消彌得干干凈凈。

遍身冷汗突然駭出,剛才……那是怎么一回事?

他張口咬住自己手臂,劇痛的一霎間,極快地掃了一眼神像的目光,頓時無數情緒翻滾而出,身子發軟,又想再跪倒下去!但臂上劇痛,終是令他忍住了一線清明,強制著合上眼不再去看。

這神像……定有古怪在!

怎么辦?

不敢呆下去了,想起剛才的感受,那種怨氣直沖入腦,只想生生毀去自己和眼中一切的沖動,夜名只覺不寒而栗。他負起金光便想退出殿外,腳步剛剛抬起,卻又是一聲叫苦,生硬硬地收了回來!

便就在這時,外面已起大變,縷縷光華從黑霧里強行突出,一道光華護定一人,正向廣場上狂奔過來。有人一邊退一邊全力施法,大聲叫道:“玄心正宗弟子全部退入殿中!暫先避一避魔物的鋒芒!”

玄心正宗?

那不是大叔口口聲聲說要致他死地的叛徒所在么?也是故事傳說里,可笑與自私的代名詞……大叔腦子不清醒,說話算不得準,但萬一真是他以前的仇人,也真象傳說里那樣不堪……

夜名僵住腳步,轉身想向后走,但大殿空蕩蕩地,并無后門出入,更沒有什么藏身之處可言。聽得外面聲音愈近,他大急之下,一個異想天開的念頭突然就冒出來,當下咬緊牙不去看神像的目光,身子一縮,已藏入了那神像的腳下。

長長的袍子直垂至地,頓將他與金光掩得嚴嚴實實。他伸手從地上抹起許多灰塵,將自己和大叔抹得灰頭土面,心中只想:“真被發現了,就說是逃出來的的災民。反正逃命時人人盲沖瞎撞,玄心正宗怎會想到,正好有對頭和他們逃到了一處……”至于是否真屬于“對頭”,卻非他能深究出來的了。

—————

腳步聲急,一行人沖入廟里,跟著嗖嗖之聲不絕于耳。夜名從神像袍褶間偷偷看去,見進來的有三十來人,分成兩組,正將一張張符紙往四面壁上貼去。一張符飛出,便有一團黃蒙蒙的火光燃起。等最后一名白衣男子進來,衣袖一拂,大殿兩扇門向內合攏,同時一張金符飛將上去,門上頓時金華流轉,說不出的好看。

突然咚地一聲,好幾人在前方叩下頭去,夜名心中一突,只想:“那神像的眼睛!”動也不敢動。卻聽得有人咦了一聲,低沉了聲音道:“是攝心術?這般山野小廟,竟也有左道用邪術來哄騙鄉民?”咯喇喇一聲,殿中青光一閃,幾團碎泥濺落在地,想已擊毀了那神像的雙眼。

陣陣低咳響起,白衣男子在大門上施法完畢,大步過去,運\指輕點,將法力渡與一名青衣男子,皺眉道:“被幽魂借怨氣凝形偷襲,青龍你已元氣大傷,不可再逞強出手了!”被稱之為青龍的青衣男子只是嘆氣,說道:“宗主不知去向,這般大亂局面,千萬莫要再出事才好!”

白衣男子哼了一聲,道:“他逃開了四天,定不會留在附近了,何必擔心?只是萬沒想到,這一帶天禍人災,魔魂作崇不已,原是被布下了大奇門絕滅陣!”突揮袖向外拍出,擊散了一縷正從縫隙冒出的黑霧,喝道,“莫要愣著,速速鎮住大殿四壁!這處山坡是大陣的陣心所在,物極必反,反較于外面安全。我們先休息一陣,等將幽魂全吸引過來,再與它們決一死戰!”

這二人,自是玄心四將中的的青龍與玄武了,與宗主諸葛流云一追一逃,上演捉迷藏大戲時,無巧不巧地滯在了瀟水附近。

青龍合目調養內息,但終是靜不下心來,睜眼和玄武對視,果從對方目光里也看到了憂意。見眾弟子都在幫著布陣守護,他暗自拈了個法訣,向玄武傳音問道:“你也認出那些幽魂來歷了?”

玄武點頭,冷冷傳音道:“二十年前,你我重傷倒地,前宗主瘋顛走失。一地的鮮血尸身之上,飛舞尖笑著怨氣引下的天魔星幽鬼……此情此景,玄武只要活著一日,便永銘于心頭,豈敢有半分或忘?不會錯,天魔星二十年前就毀了,作怪的,仍是當年回來的那批!”

青龍默然,這一幕是玄心四將那一戰心底最深的痛,自己又何曾忘記過片刻?但此時哪有心思去想往事,他只回思著且戰且退到高坡時的情形,說道:“你我當日重傷,剿滅幽鬼之事,后來由宗主全盤負責。他不是說剿滅得再找不出一只了么?也正憑此功,他才被朝廷冊封作了為國師——可如今,分明竟有著這么多的漏網之魚!”

眾多弟子忽指著上方大叫起來,二人抬頭,大殿頂上,卻是一團團黑霧,裹了幾個鬼臉正在滲入。玄武皺眉過去,大聲道:“你們竟沒給屋頂布陣設防?”運\指如梭,幾張符拍向上方,光芒凝如實物,將鬼臉從來路徑自逼了回去。

眾弟子手忙腳亂地接手補防,玄武冷著臉色退回青龍身邊,傳音的語氣平添了幾分惱火,道:“事已至此,多說無效,先設法善后罷!幽鬼本無智力,只知害人,這般合力制造怨氣,定是受了暗中的操縱,事情絕不簡單。而朱雀又一再用照心靈符千里傳音,說流言紛起,南郭鎮恐有大變,著我們快快覓了宗主趕去。山雨欲來,偏宗主封印了對他的傳音之術,一打照面便逃之夭夭……”

青龍沉聲道:“不是抱怨的時候!”深吸口氣,覺得入鼻的一股煙氣更為濃烈。他的見識,自非夜名這樣的凡人所比,知道是被幽鬼殺死的生靈死前所吐最后一口怨氣的凝結,說道,“按陣勢和一路交手的情形來看,這個神廟,雖是奇門陣的中心,卻也是最安全的所在,蓋不能以外力影響陣法樞扭運\作也。一會擊退了幽鬼進攻,我們先破了大奇門絕滅陣再說,否則時日一長,陣法促成災禍四起,瀟湘沃土,將成為赤地千里的無人鬼域!”

便在此刻,殿外陰風呼嘯聲大作,殿內玄心正宗的守護陣法也隨之光芒暴漲,照得一切有如白晝。玄武青龍對視一眼,前者一躍而起,厲聲道:“魔物即將強襲,眾弟子聽令,隨本護法全力反擊!”

—————

神像在大殿正中,玄心門下在玄武的呵斥聲里各司其責,四壁上下,守得嚴嚴實實。夜名在神像下凝神聽去,只覺隆雷轟動,怪風呼號,鬼聲啾啾,說不出的可怖。但到了這一步,他反倒也不知道害怕了,只換了下姿勢,讓不能動彈的大叔靠得更舒服一些。

再聽了一陣動靜,知道還有一陣好打,無聊下便存了份閑心,去打量起這華袍里的乾坤來。神像極高極大,他站直了也不過到它小腿位置

夕阳山外山

作者:水明石类型:仙侠状态:已完结

水明石新书《夕阳山外山》由水明石所编写的仙侠风格的小说,主角玄心,燕赤霞,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夜名卻仍在向南行,不是他沒聽見那喝聲,而是根本沒得選擇了。 才看到黑霧光芒的爭斗,便聽到了“玄心正宗”四字,夜名心中大大打了個突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