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夕阳山外山》夕阳山外山歌词 第1章 說部慍紅衣 夕阳山外山字母文

《夕阳山外山》夕阳山外山歌词 第1章 說部慍紅衣 夕阳山外山字母文

发布时间:2019-11-09 04:19:18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水明石 状态:已完结

经典小说《夕阳山外山》由水明石所编写的仙侠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玄心,燕赤霞,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一年老一年,一日沒一日,一秋又一秋,一輩催一輩;一聚一離別,一喜一傷悲,一榻一身臥,一生一夢里。尋一夥相識,他一會咱一會,都一

夕阳山外山

推荐指数:10分

《夕阳山外山》在线阅读

《夕阳山外山》 免费试读


“一年老一年,一日沒一日,一秋又一秋,一輩催一輩;一聚一離別,一喜一傷悲,一榻一身臥,一生一夢里。尋一夥相識,他一會咱一會,都一般相知,吹一回,唱一回。”

啪!

唱完這支曲子,醒木重重拍在桌上,說書的老夫子精神越發矍健。環視一通茶館里坐等著這一出《正宗入魔記》評書下文的茶客,就聽他高聲喝道:“上回說到,那宗派自號正宗,偏又嫉賢妒能,最好以除魔為名,行逞欲之實,自不肯放過七世怨侶這對苦命的鴛鴦,連帶將回護愛侶的魔宮恨之入骨。”

“咄!各位看官,須知六道輪回,人魔鬼獸妖仙,無外乎你來我往的一場大戲。唯有這真愛,可以渝生死,超天地,是世間第一要緊情感。那魔宮就算作惡多端,如今受這真愛感化,便當給人家一個機會——眾看官說是也不是?”

這一聲問出,連正高舉大銅壺挨桌添水的茶博士,都隨了幾十桌客人大叫起來:“那個自然,我瞧這魔宮的魔,比什么宗門好上千倍百倍!”

說書先生等的便是這一答,一示意,伴奏的琴童連挑了幾個商音,悲悲切切,將眾人胃口都吊得直了,這才又慢條斯理地往下說道:

“可惜天不從人愿,偏留那禍害千年。你魔宮越是回心轉意,這宗門便越是咬牙切齒。何也?他一門的身家顯貴,都靠著欺壓這與人為善的魔宮而來。至于對上真正的兇妖,從來是退避三舍聞風而逃。如今眼見最好欺負的魔宮,真要與人間和解了,卻叫他以后如何保得住吃飯的飯碗,繼續哄騙不知情的百姓?所謂:惡從心頭起,怒向膽邊生;宗門之中,便有那最不知廉恥的一宗之主,一不做,二不休,索性偽傳了朝廷圣命,設下惡毒狠局,要借為那對苦命鴛鴦完婚為名,騙來魔宮中的好妖魔們一網打盡!”

“看官,你們道這宗主卻又是何等形象?相由心生,他日日不思好事,自然生得兇眉惡眼不堪入目!在下這里,便有一首詩以為佐證——

玄金法冠頭上戴,腰間束條紫紗帶,步態輕浮云水鞋,行路大搖兼大擺——你道如何?十足一只油炸蟹!”

茶館里哄笑不斷,叫好聲連珠價地響將起來。說書先生志得意滿,對這全場如沸的效果極是滿意。當下清了清嗓子,正待再往下說,臨街一張桌上突然大亂,“唉喲”的不斷慘叫雖不甚清晰,但隨之而來的一聲“救命”,卻是讓茶館都為之一靜——

一名壯漢被摔飛過十余張食桌,跌在說書先生放醒木茶盞的四方桌上,正手舞足蹈螃蟹也似地沒命掙扎大叫。

說書先生出奇不意,嚇白了臉,話卡在嗓眼里吐不出,連人帶椅向后仰跌了一交。耳邊只聽得呼地一聲,又一人飛了過來,一張臉由小變大,端端正正地壓在了他的身上。

“別價,別價!”

茶博士站得近,自然知道詳情。那張桌上坐的是二男三女,剛進來打尖的,只叫了茶水和幾份面點。起始舉止倒也正常,待到聽了說書先生的評文后,其中的二男二女臉色變了又變,不約而同地,便全集中在坐上首的一名勁裝紅衣女子身上了。

順這幾人目光看過去,茶博士眼尖,早看到了女子紅衣的袖角上,繡了個小小的玄字,當下心中便打了個突。便在這時,說書先生已一本正經地抖開嘲弄評文中“宗主”的詩包袱,頓時震天價的哄笑淹沒了全茶館。

兩名漢子離這一桌最近,便拍手叫笑得最兇。其中一人叫道:“奶奶地,這宗主和他們的那個破分舵一樣垃圾招人恨,什么正宗?我瞧是下三濫的正宗吧!”另一人笑道:“那破分舵可是比故事里的多了兩個字,那又該怎么算呢?”原先一人拍桌大笑道:“不就是多了玄心兩個字么?玄心者,懸心也,連做下三濫都做得提心吊膽縮手縮腳!”附近聽到的茶客,也大多笑鬧著逗趣附和起來。

紅衣女子端坐聽著,看不出什么心情,目光卻是越來越冷肅。一聲“結帳”,啪地將一串錢拍在桌上,起身便向外走去。

茶博士大致猜出這幾人的來頭,有些同情地目送他們,只想:“不論男女,長得都挺俊,舉止也象有幾分功夫,可惜卻偏偏入了一個最沒出息的宗門……不過,本地常被剌史大人當出氣筒使的那個所謂分舵主,豈不也是相貌堂堂一表人才的?”

一邊胡思亂想,一邊麻利地為身邊的客人續水,但銅茶壺剛舉起,他身子突然一輕,已被人莫名地擠到了旁邊。

一抹紅衣落入他的眼角,快走出門的紅衣女子,不知怎么地又站回了店內,將正大笑的壯漢一把拎起,不顧他慘叫掙扎,只一字一頓地冷冷道:“此類評書,雖天下流傳,但任誰也不敢在那宗門的名號之上,再多添上另兩個字!你很該死,知不知道?”一抖手扔開,順手虛抓,另一人頓時也越空跌了出去。

一瞬間靜得落針也似的茶館,只聽到紅衣女子再度出店的腳步,和叮叮叮遠去的馬鈴聲。許久,一名商賈模樣的老者倒吸了口冷氣,輕聲道:“好象真的是那個姑奶奶……玄心正宗總壇的護法四將之一,連他們當今的宗主諸葛流云,都極不樂意招惹的朱雀姑奶奶啊!”

—————

紅衣女子確是朱雀,誰也不敢招惹的朱雀,尤其是現在。

現在的朱雀很郁悶,說不出的郁悶難當,只嚇得和她一起縱馬飛馳的四名貼身弟子,也大氣不敢吐出一聲。

玄心正宗……

不過朱雀自沒注意到弟子的小心翼翼,她只苦笑著低頭看著自己的衣角。如今,肯穿著玄心正宗的宗門服飾出來辦事的,也只有她朱雀一脈的弟子了。

類似于《正宗入魔記》的評書,早流傳遍了人間南北,故事里的宗門名字,雖都隱去了玄心二字,但隱去又如何呢?其影響所及,已足以令玄心正宗在短短二十年里,由正道第一大派,成功淪落為雞脅般的笑柄,抬不頭做人的笑話……

當然,之所以會如此,還因為有一個人在——那個人造成的破壞,比一千一萬個評書先生都還要來得離譜!

“諸葛流云!”她咬牙輕罵了一聲。

稍落后點的一名女子,終于忍不住怯生生地開了口:“師尊,別生氣了。您已不是第一次聽了不是嗎?這些胡說八道的評書,不知是怎么流傳開的,朝廷開始還試圖禁過,后來越禁越多,便索性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算了……”

另一名女子也道:“要不……弟子們這就回去,狠狠地多教訓那些人一回?”

“不必了,和這些人計較什么!”朱雀總算開了口,四名弟子剛松了口氣,便聽她恨恨地道,“十年前就算有此類評書,也不敢如此招搖。可諸葛流云!他身為宗主,居然主動去找著聽,聽就聽了,還大聲叫好被外人發現身份!一宗之主……一宗之主竟能做出這樣莫名其妙的舉動來。”

弟子們再不敢說話,朱雀冷著臉策馬前行,心里仍一陣又一陣的不甘。玄心正宗,玄心正宗,怎么會落到如此田地!物必腐而后蟲生,這一點點的腐蝕,到底是從何時開始的……

怪前宗主的偏執?還是該怪現在這個頑童宗主的不務正業?

她驀地勒停了馬匹,并指持訣,喃喃地誦法咒感應起來。四弟子對視一眼,也停下馬,卻不約而同地向后退了開來——

都不是第一天跟著師尊了,這樣大發脾氣后,突然拈訣找人,只會有一種可能。三位護法師伯,這一次,不知是誰要倒霉了……

—————

“青龍,你們找到宗主沒有!”

另一條官道上,一行人正匆匆趕著路。其中一名青衣男子忽然停下,凝神細辯了一下,臉色微變,大步向路邊的僻靜處行去。

“青龍!”

一拈訣,剛燃起一張符擴大傳心術傳來的聲音,就被對方輕脆的女音震得耳里嗡嗡亂響。這名被稱為“青龍”的青衣男子苦笑一聲,知道全宗門敢對自己如此大叫的,也只有一人而已。

“聽到了……朱雀,你是想震聾我這護法首座的耳朵么?”

傳來的女聲,毫沒有為這句玩笑發笑的意思,只追問道:“你們找到宗主沒有?”

“這個……”遲疑了一下,青衣漢子雖知實話會引發什么,終是沒打算瞞過,“一天前是找到了。但宗主用計定住我們,這會兒大約早溜到了百里之外……不說這個,朱雀,你已趕到地頭了么,嶺南那邊的情形如何?”

那邊的朱雀卻不上他的當,答道:“我到了,正在往分舵的路上。你莫想岔開話頭,青龍,你是玄心四將之首,我再問你一次,我要廢除宗主,由你代掌,你同不同意?”

青龍心中一嘆,幾乎想直接切斷聯系,但還是忍了,說道:“又是這件事!你忘了我說過什么!二十年前的那一戰,你我圍剿魔君七夜,被一夕邪劍重傷,多虧流云宗主和燕老宗主及時救治,才算撿回一條命來。朱雀,你想讓玄心四將成為知恩不圖報的不義之徒么?”

朱雀冷聲道:“此恩難道只有你一人記著?青龍,你也太小看我朱雀了!但私不可以廢公,這二十年來,你看看宗主都做了些什么?貪圖玩耍,萬事大化小小化無,以至天下門派分裂蜂起,作惡妖魔除不勝除!我玄心正宗守正辟邪,執正道牛耳數百年,竟在他手里演變出如此的亂局!”

“宗主雖然貪玩,但你也知道,前宗主失蹤,沒能傳承下標識宗主身份的玄心靈鏡,只能依身份高低決定誰來執掌宗門。流

夕阳山外山

作者:水明石类型:仙侠状态:已完结

经典小说《夕阳山外山》由水明石所编写的仙侠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玄心,燕赤霞,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一年老一年,一日沒一日,一秋又一秋,一輩催一輩;一聚一離別,一喜一傷悲,一榻一身臥,一生一夢里。尋一夥相識,他一會咱一會,都一

小说详情